•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08-04
  • 风力发电机 藏身高楼中 2019-08-04
  • 抢不到门票和机票 如何假装在俄罗斯看世界杯? 2019-08-03
  • 基因检测能“解码生命”吗(关注) 2019-08-03
  • 健康-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7-26
  • 中国先进反隐身雷达公开亮相 一系统首次曝光 2019-07-17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2019-06-28
  • 国台办主任刘结一在第七届云台会开幕式上的致辞 2019-06-26
  • 三尺灶台写光华——记河南洛阳李宝泽 2019-06-25
  • 央行调查:36.5%的居民 预期下季度房价上涨 ——凤凰网房产武汉 2019-05-31
  • 我们还不具备搞纯粹市场经济的条件,如果按照纯粹由市场调节的市场经济原则,我们的大部分普通民众思想,文化以及专业技能水平是不能适应的,所以政府才要管好经济工作,管 2019-05-29
  • “隐形器官”与大脑关联密切  2019-05-29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019-05-27
  • 【专题】河北省无偿献血领导小组会议报道 2019-05-18
  • 推动各国携手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钟声) 2019-05-18
  • 布衣3d图库 - 布衣天下:正文 第九十七章 大婚 下

        秋叶白示意宁春过来,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宁春迟疑了片刻,便冷冷地瞪了百里初一眼,随后便转身出了屏风。

        百里初动了动手腕,却发现对方绑绳结的方式很特殊,越是挣扎,越是束缚得紧。

        秋叶白似有所感地转过脸,看着他:“这种结叫水手结,是海中航行的水手束缚物品所用的结,可承受大海波澜之力,除非用正确的方式,否则你解不开?!?br/>
        床上的红衣美人一僵,随后便不再试图挣扎。

        秋叶白微微一笑,直入正题:“阿初,你在香炉里下安神香,是怕我听见你和老佛爷说的话么?”

        如果不是宁春过来伺候,忽然发现那香有问题,给她灭了,她此刻大约早已因为和他缠绵之后‘倦极’而眠,两耳不闻窗外事。

        百里初僵了僵,垂下眸子,没有说话。

        “你是料定了今儿太后老佛爷会来,是么?”秋叶白似也不在乎他到底有没有回答,只半支着身子在他身边伏着,淡淡地道:“没有你的允许,十个郑钧也进不来明光殿?!?br/>
        他忽那缓缓抬起眸子看着秋叶白,温柔微笑:“小白,你可想看看本宫准备的嫁衣?”

        秋叶白看着他有些固执的眼眸,心中微动,忽然弯起唇角:“阿初,你觉得我还会嫁给你么,在听到方才你和太后的那一番对话之后?!?br/>
        百里初瞬间浑身一僵,原本温柔的笑意瞬间扭曲,他伸手举要去抓秋叶白。

        却忘了自己被束缚着,一下子又躺了回去,因为用力过度,骨骼都发出‘吱吱’之声。

        秋叶白看着他,挑了下眉,直接摸了一条绑着床帐子的绳索出来,在他脸颊上敲了敲:“别那么激动,好好说话,否则我不介意在你嘴里也塞一块布?!?br/>
        百里初眼底幽色波澜起伏,最终还是沉默了下去,只是目光依旧直勾勾地盯着秋叶白。

        秋叶白轻叹了一声,一边用指尖慢条斯理地挑开他的衣襟,一边道:“阿初,你在香炉里下安神香,是因为不想我听见你和老佛爷的对话,而你不想让我听见老佛爷和你的对话,是因为担心我认为你一直以来不过是在利用我去对付老佛爷?”

        百里初薄唇微启,似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噤声,只是眸中幽凉却让她莫名地心中微微一疼。

        秋叶白有些无奈:“阿初,你并不信任我?!?br/>
        百里初再次一僵,眸光里闪过一丝隐约的茫然,随后他垂下眸子。

        秋叶白轻叹着挑开他的腰带,露出他线条优美而结实的胸膛:“你并不希望我看见你最狰狞的一面,是因为你不相信我会看见你最狰狞的一面之后,还能心无芥蒂地和你成亲?”

        百里初同样沉默着,只是他愈发僵硬的身躯,却泄露了他的心绪。

        秋叶白见他不应自己,索性支起身子来,在他身边坐着,忽然捏着他精致的下颌,逼迫他抬起头看向自己:“阿初,你不是‘神’,至少在我这里不是!”

        那是她第一看见那样的他,虽然早已见识过他心中的黑暗,只是从来未曾见过他如此清楚明白地绽开自己最黑暗的一面。

        谁人恨,谁人怨,杀人不过头点地,到底不过一刀毙命,了断前生后世。

        他不恨,不怨,端坐高堂,搭建一个台,俯视众生,让那些曾经操控他命运的人,供他成‘神’的人在台上上演一切悲欢离合,苦苦煎熬,不过是为了证明,那些人的‘成功’,他们成功地塑造出了‘活佛’,塑造出了——‘神’。

        只是世人多痴狂,向神祈福,祈求国泰民安,祈求万事如意,祈求福禄双全,祈求荣华富贵。

        与其说那是悲天悯人的神佛,不如说是人心**所成的‘神佛’。

        无穷无尽的**塑造的‘神’,所能给予信众的‘庇佑’,便只有无穷无尽的挣扎与煎熬。

        但她不希望自己拥抱的是一个残酷的‘神’,至少在她这里的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小白,你自幼逃离了秋家四女的命运,才可以这么轻松地说出这种话罢?!?br/>
        百里初看着秋叶白片刻,忽然弯着眸子笑了起来,笑容里有一种异常古怪的狰狞:“但如果我不是那个从所有‘灵童’里活下来的‘神’,你以为我可以躺在这里和你说话么;如果我不是‘神’,今儿跪在那老女人面前的人就是我,如果我不是‘神’,你会看我一眼么?”

        她看着他,怔然,面前的人似有些异样的陌生。

        百里初看着她眼中异样的神色,艳丽的面容愈发地扭曲,笑得更冰冷森然:“你可知这世间,最敬神的人在何处,就是在这帝王家,每个人都指望自己能得到至高无上的权力,每个人都在祭坛之下向阿泽‘活佛’跪拜祈福,祈求无上的荣耀和帝王之命,所以本宫才会赐给他们每个人这样‘命运’?!?br/>
        他轻笑出声,仿佛似忆起什么有趣的事儿一般,慢慢地一字一顿地道:“生在皇家,这就是命,不死不休,这是他们的命,也是我的命?!?br/>
        秋叶白到底忍不住挑眉道:“你若是无情至此,这天下早已烽烟遍地?!?br/>
        上位者一个决定动辄便牵连百万性命,她记得清清楚楚,在叶城之时他说的那些话——边疆不能乱!

        能说出这样的人,怎么会以天下苍生为刍狗之人?

        百里初淡漠里初淡漠地挑了下眉,不以为然地轻嗤:“作为‘神’,满足信徒的愿望,不是理所当然的么,他们要‘天下太平’,本宫便给他们一个‘天下太平’,他们每一个人都要成为最高的权力者,所以……?!?br/>
        “所以你也满足他们每一个人的愿望,你让每一个人的恶和**都在其上绽延到最大?!鼻镆栋仔闹休肴灰徽?。

        两年前夜晚三皇子百里凌宇那古怪的一番话、太后老佛爷处心积虑的扶持杜家,大皇子和二皇子接连身亡,她不得不纠结于有杜家血统三皇子和五皇子内斗的激烈,以至于多年不敢立太子,再至八皇子百里凌风的崛起,甚至也许还有苟延残喘的皇帝陛下,朝廷之中无数殚尽竭虑的大臣……也许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不自觉地上演面前之人安排的一出出折子戏。

        偏上戏台之上人人都以为自己高明,在台上辗转反侧,苦苦煎熬,却终不过是台下之观戏之‘神’眼中可笑的傀儡。

        就算如三皇子百里凌宇那般知道自己不过是个傀儡,可是谁又拒绝那至高无上的的天子冠冕?

        这世间,最痛苦的事不是求之不得,而是知道求之不得,却永不能放弃。

        百里初抬首看向极为遥远的虚空,眯起眸子轻笑:“众生都如此诚心,本宫便赐给他们在台上一段‘天命’,至于是生是死,是湮灭是荣耀万世,那就各凭本事,本宫每每看他们那般苦苦煎熬,自相残杀,恨本宫入骨,却不得不跪在本宫座前求本宫顾怜的样子,便觉得极有趣?!?br/>
        他顿了顿,转眸看向秋叶白,眸光凉薄到妩媚:“小白,你不知道我多寂寞,虚无的永夜里实在太冷了,但却见世间众生多妖娆,这人世间不过短短几十载,若是不看戏,本宫如何打发在地狱里的漫长时光?!?br/>
        他那诡谲的眸光瞬间让秋叶白震住了,她微微张了张唇,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呵,小白,你在害怕?!?br/>
        看着秋叶白的神情,百里初再次漫不经心地轻笑了起来,声音极为温柔到残忍:“你也和他们一样虚伪,现在杀了我,你可以逃出生天,但若是本宫还有一丝气儿,你下半辈子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br/>
        秋叶白看着面前之人,心头微颤,他身上诡谲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他从不打诳语。

        她闭了闭眼,轻叹了一声,仿佛在沉吟。

        百里初看着她的容颜,缓缓地垂下眸子,幽幽黑眸里闪过深不见底的讥诮悲凉。

        不想,她忽然伸出手,指尖缓缓地掠过他的胸膛上冰凉的肌肤,最后停在他的左胸口心房之上。

        她的声音温存却又冰凉:“阿初你相信权势,相信你的谋智能得到一切,但是你终归还是不相信我,不是么?”

        百里初一震,随后看着她,淡漠地弯了下薄唇:“小白,你凭什么让我信任你?”

        她低头,平静地和他对视,点点头:“也对,你相信了你自己的‘神?!改?,凭什么让你信任我,万事开头难?!?br/>
        随后,她挑开他所有的衣带,伏身而上,亦撩开自己衣衫的下摆,在他愕然的目光中,缓慢而坚定地在他身上坐了下去,喑哑地道:“我可以接纳你的全部,但你看了那么多西洋画,你可知道西洋人成婚的时候,有一句誓言是——?!?br/>
        “我接受你成为我的合法伴侣,从今以后永远拥有你,无论环境是好是坏,是富贵是贫贱,是健康是疾病,我都会爱你,珍惜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百里初闻言,浑身一震,看向身上神色苍白,隐含忍耐而目光坚定的人儿。

        没有任何前戏的欢爱,谁都不好受。

        她闭了闭眼,忍耐下痛楚,随后静静地看着他,俯下身子,额头抵着他的额,轻声道:“阿初,那是西洋人的说法,我只这一句,人间多风雨,你可愿与我执手共行,死生不弃?”

        他在人间一向是那样我行我素之‘神’,他的意志便是一切,可是如今他会开始彷徨,会在意她的想法,如果不是因为他真的将她放入心间,又如何会如此?

        他只是在幽冥之中呆了太漫长的时光,那些漫长的岁月,让他已经习惯不用心,而是用权谋舍夺去处理一切事情,所以他的用心看起来才这般的笨拙。

        可她有心,这么些时日,他为她做的点点滴滴,她何能不知?

        就是方才,他和太后之间剑拔弩张,他亦未曾忘了给她铺路,让太后只以为他就是因为要让太后不痛快,才要‘嫁’她。

        百里初怔然地看着她,一向冰凉的眸子里渐渐浮现出茫然而迷离的雾气,许久,他方才薄唇轻启,闭了闭眼,喑哑着声音:“小白,小白,我想抱抱你?!?br/>
        他知道她是与众不同的,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可以拥有这样的温暖,他以为自己截了这世间最美的月光,却不想,原来他占有的是属于他最温暖的日光。

        这日光,耀眼和温暖得让他忽觉得睁不开眼,一片酸涩。

        仿佛他所有的那些迷茫与阴暗的心思都不过是如此荒唐而鄙薄的妄念。

        秋叶白额上浸润出细密的汗珠,却只是低头一点点地吻住了他潮湿的眼睫,轻声道:“这一次,便让我抱你罢?!?br/>
        也许是她的回应总是太过单薄,才让他潜意识地不安,她愿意用行动来让他有安全感。

        百里初一愣,有些茫然地看着她。

        秋叶白看着身下被束缚的衣衫半敞的美人,美眸迷离,薄唇微启的样子异常的诱人,她强自忍耐着身下的不适和羞耻,微微绯红了面容,手中握着的粗粝的绳子轻轻地顺着百里初的胸膛一路向下划过,引诱初他的战栗,随后轻声道:“阿初,咱们有很长的时间,不相信本楼主的人品,可是会有惩罚的?!?br/>
        说起来,总是他在占据主动,而她这个绿竹阁的阁主真是从来没有发挥过自己的手段。

        何况,如阿初这般的极品美人,从品相上来讲也是极为难得。

        她微笑的样子,瞬间让百里初从感动中清醒了过来,他一下子也想起了秋叶白的另外一个身份,瞬间脸色有点发绿,危险地眯起眸子:“小白,你想做什么?!?br/>
        秋叶白舔了舔嘴唇,微微挺了挺纤细的腰肢,声音潮湿而微哑:“嘘,留点儿体力罢?!?br/>
        这倒是她第一次亲身上阵,实在是难得,虽然她也有点……嗯……不那么好受。

        她这么一动,敏感处的传来的战栗令人两人都同时低低地倒抽一口气,空气仿佛都渐渐燃烧。

        “小白……?!?br/>
        ……

        片刻之后,屏风里瞬间响起了男子有点变了形,带着喘息的含怒之声。

        “小白……!”

        “本宫……呜……总有一天拆了你的绿竹楼!”

        再下去,便是一片压抑而旖旎的近乎低泣的喘息声。

        时隔两年,秋楼主,终于再次展现了她绿竹楼完美的阁主手段。

        ……*……*……*……*……*……*

        正月十六

        甲午年,丙寅月。丁已日

        宜嫁娶、开纳财、纳畜、入宅、移徙、安床

        鞭炮之声隆隆,敲敲打打的送嫁鼓乐队,并着无数华美的嫁妆足足绵延了半个上京。

        所谓十里红妆,也不过如此。

        ‘名满天下’的摄国殿下终于在‘她’二十八岁的高龄正式嫁人了,嫁的也是风流之名满上京的司礼监提督,秋家四公子。

        皇帝陛下特赐摄国府,却不知道为何‘公主’二字直接省略了去,却更见皇恩浩荡。

        皇帝陛下甚至顶着不适的身子出来亲自送了嫁,虽然他也只是皇宫城墙上站了一站,赐了吉物,却也足见皇帝陛下对摄国殿下的恩宠,绝对不会因为‘她’嫁人而少半分。

        今日京城最热闹的地方便是摄国府了。

        一干重臣们全部都到了公主府去贺喜,县官不如现管,摄国殿下可是他们正宗的顶头上司,何况这位上司虽然私生活并不那么检点,喜用严刑酷法,还是个女人,但是‘她’处理政事的大方向却还是没有什么值得太多非议的。

        虽然这个驸马是摄国殿下‘抢’来的,但新任驸马骑着高头大马领着摄国殿下的华丽十六人抬步辇绕城一周,他神色之间却不见众人心中期待的冷漠,伤怀和忧愁,这就不免愈发地让人心理不平衡了。

        毕竟这桩婚事,没有一个人看好,秋叶白是永宁宫的人,和明光殿是死对头。

        但是正主儿似乎对他未来异常尴尬的处境一无所觉,只满面含笑,仿佛他娶的是‘心上人’,这更让人心中嫉恨。

        男人的嫉恨除了动刀子解决,自然就是酒桌之上见真章了。

        没有人打算让摄国殿下和秋叶白有一个满意的新婚之夜,用尽一切法子给秋叶白灌酒。

        秋叶白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她明白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在众人的围攻下不顾一切逃之夭夭的。

        她想了许久,终于想了个法子,借着尿遁,让宝宝替她把酒量好的一白给易容成她的模样,也不管一白是不是比她高太多,看起来有点奇怪,便将一白丢进了敬酒的百官‘狼群’之中。

        她赶紧换了身鹤卫的衣衫在宁春、宁秋的陪同下回了房内。

        虽然在江湖上混迹多年,自己的酒量虽然也不算差,但是对手太多,她可不想在自己的新婚之夜,便吐了个人事不省,然后第二天发现自己赤条条地被‘新娘子’吊着吃干抹净。

        这就是那日她和自己未来新娘子‘甜蜜蜜交心’之后的后遗症。

        她得防着某位有点伤了自尊的‘公主殿下’心情不好地随时想要反咬她一口。

        但秋叶白才走到自己的房门口,却见一道修长的的人影已经等在门口,见她过来,双白便看着她微微一笑:“驸马爷,请跟在下来?!?br/>
        秋叶白一楞,看了眼房门:“怎么了,殿下不在里面?”

        “不是,只是殿下有东西要送给您?!彼酌钅亢?,看不出什么异常。

        秋叶白沉不疑有他,便跟着双白转身到了附近一处房间。

        她才进房间里,看着桌子上的东西就愣住了

        “这是……?!?br/>
        “这是殿下送给您的东西,希望您今晚能穿上?!彼卓醋抛雷由系哪且惶谆赖呐昂鸵恢痪碌氖资魏凶?,微笑道:“这是殿下准备了许久的礼品之一?!?br/>
        秋叶白迟疑了一会,她是记得百里初并不喜欢她穿女装的。

        “但是你们殿下似不会喜欢我这么穿罢?”

        她可没有忘记当初百里初看见她穿女装之时,那种无法容忍的表情,打击得她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穿女装丑不可耐。

        “您不必担心?!彼仔α诵?,退了出去,同时体贴地替她关上门。

        秋叶白转身了看那暗红色的华美女装,伸手轻轻触着迟疑了许久。

        还是宁秋看不下去,径自上前道:“四少,你不必担心,秋儿来替你妆点?!?br/>
        她迟疑了一会,还是点点头,伸手解开自己身上鹤卫的袍子。

        ……

        一刻钟之后,宁秋收回自己手中的眉黛,眸中都是惊艳地看着面前的之人,有点回不过神来。

        秋叶白看着宁秋的神色,不免有些担忧地抚了抚自己的脸颊:“怎么,很难看?”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微微颦眉,暗自沉吟,这该说不上丑罢,难不成像男人穿女人的衣衫?

        宁秋看着她,立刻摇了摇头,真心实意地道:“很美,真的很美?!?br/>
        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四少穿女装,而且是这样的女装也会如此的令人心悸。

        宁春也盯着秋叶白看了半天,才道:“比宁秋漂亮?!?br/>
        秋叶白失笑:“不想春儿都嘴甜若此,且说今儿你们想要什么赏赐?”

        宁秋无奈地道:“四少,不管您信不信,您再磨叽下去不肯出门,天色就要亮了?!?br/>
        秋叶白:“……?!?br/>
        果然,身边有太聪明,太了解她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宁秋目光瞥见一块与衣服放在一块的,还有一张精致的鲛珠纱帕子,便立刻取了过来道:“您要是怕自己个像个男人,那么就盖着盖头好了?!?br/>
        也不知道到底摄国殿下怎么打击自家主子了,让一向干脆利落的她这般犹豫。

        秋叶白迟疑了一会,还是点了点头,让宁秋给她戴上那帕子,方才起身出门。

        双白在门边,听见有人出来,便含笑迎过来。

        鲛珠纱帕子轻薄而半透,隐约之中,还能看见帕子之下,那张姣美异常的容颜,让门外准备领路的双白都忍不住怔然了好一会,才垂下眸子,立刻道:“请?!?br/>
        秋叶白自然是也将双白的模样看在了眼底,心中有些忐忑,但还是安静地跟着双白一路前行。

        不一会,她便又转到了自己新房门口,双白推了门引她进去。

        秋叶白款步而入,老甄早已在门内笑眯眯地等着,见她进来,立刻去迎了她过来:“丫头,你到底来了,殿下可是等久了?!?br/>
        新房颇大,卧房外还有一个花厅,以屏风隔断,老甄便引着她一路到了那华美的屏风边,含笑道:“进去罢?!?br/>
        她的心不知为何有些失速,仿佛穿了女装之后,便也跟着沾染了小女儿的那种优柔寡断和羞涩,仿佛真成了初嫁的小娘子,她暗自嗤笑自己,跨入房门之内。

        正月里,天气异常的冰凉,所以房内都烧了地龙,当是温暖入春,只是秋叶白才踏入房内,便感觉到迎面一阵凉风而来,直让穿着单薄华美嫁衣的她打了个寒战。

        待她定睛看去,方才见房内开了一扇窗,窗外月光映照着满园沾了细碎白雪的梅花,凉风夹着细细的梅花花瓣飘落进房内,满室梅花暗香,房内红烛宫灯在夜风中摇曳,异常的美丽。

        但是……

        房内却空无一人。

        秋叶白怔然,有些不明所以,随后便走到了窗边,正打算关上窗,却不想又是一阵凉风吹来,径自吹落了她头上的鲛珠纱帕子,亦让她看清楚了那梅林之中是有人的。

        抬首之间,便见那梅林中长身玉立的青年,手执一枝暗红含苞待放之血梅,宽肩窄腰,一身玄色深衣,深衣之上绣着精致华美的蟠龙纹,腰束玉带,下坠长剑,及膝长发以金冠束在头顶,再顺着头顶垂落腰间。

        听到窗边动静,他转头过来,但见清冷的月光落在他的面容之上,只衬托得他容色如玉,眉目如画,精致非常,那一双原本如无边子夜一样的黑瞳,也倒映了月光一般,似流光溢彩,隐约至今仿佛竟似坠了满天星河。

        苍白的容色,此刻也越发显出一种淬冰碎玉似的白,但就是这种不似凡人应有的白,让他看起来似因着满园的梅香绽放,便踏着月色临凡的天君,姿容逼人夺目。

        她愣了,几乎疑心自己看花了眼,那张面容如此熟悉,却又如此的陌生,竟不自觉地脱口而出。

        “你是谁?”

        他精致的薄唇微微扬起,上前一步,看着窗边的女子,方才夜风寒凉卷了她柔软的帕子,才露出帕子下的姣美容颜。

        她原本就生得好颜色,此刻秀眉明眸之上染了绒薄的粉色,明丽而柔软,秀鼻之下的红唇因染了蔻色愈发地显得丰润诱人。

        满头青丝长发并不挽以复杂的发髻,而以金簪水晶莲花冠挽起,挑出两缕顺着脸颊边垂落,饰以细小南珠,其余长发间坠以水晶珠,垂落在身后,英气之中更见一种奇异惑人的妩媚。

        透柔软轻薄而昂贵的鲛珠纱裁成贴身的嫁衣,没有多余的绣饰,却极为贴合秋叶白的娇躯,愈发地显得她腰肢纤细异常,不盈一握,简单而优美,细致的肌肤若隐若现,异常地诱人。

        而她总是并不自知。

        他看着她,眸中星光渐隐,瞳色渐深。

        “小白?!?br/>
        秋叶白一怔,明眸微睁:“殿下?!”

        随后,她忍不住轻摇臻首,暗自嘲笑自己,真是糊涂了么,此刻,能距她如此近的人,除了百里初又还有何人?

        只是……

        “你这身打扮,我都认不住来了?!彼滩蛔√а塾挚聪蛎媲爸?,不同于元泽的纯澈温柔,素日里百里初的靡艳不可方物,此刻百里初的神态姿容之间皆是一种属于男子的英气勃发。

        他的一身皇子装扮,气势风姿丝毫不输给百里凌宇和百里凌风等人,让她心中不免感慨不已。

        百里初站在窗边,看着她,微微一笑,眸色幽幽:“小白的这身打扮……?!?br/>
        秋叶白闻言,心中一紧,下意识地揪住嫁衣的衣袖,冷冷盯着他,他又要说她丑了么?

        却不想百里初轻温然地道:“是本宫最美的新娘?!?br/>
        她一愣,没有想到他竟然还会赞她的时候,莫名其妙便觉得脸颊发热,她轻嗤:“谁是你的新娘!”

        百里初微微一笑,忽然抬手将手里的梅花递给她。

        她亦不曾多想,便伸手接了过来:“怎么这么冷的天……?!?br/>
        她话音未落,便已然仲怔地看着那单膝点地,跪在窗下的百里初,他反手握住她握梅花的手腕,抬首微笑:“此生路漫漫,人间多风雨,小白,你可愿嫁我,与我执手共行,白首不相离?”

        秋叶白一怔,微微睁大了美眸。

        “你说过,西洋人若是要娶妻,便会单膝着地,以示诚心?!彼坪跤行┎蛔栽?,却还是淡淡一笑,抬头目光一片静水深流,却似有细碎的温柔花瓣在黑暗中的水流淌过。

        月光落在他优雅的身姿之上,镌刻成永恒的光影,仿佛虔诚的信徒看着自己的神祗。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能有这样的一日,她是女子,并非没有想过能披上嫁衣,十里红妆。

        只是,人生从来都如月,总有盈缺,她早已自知命中未必有女儿娇命。

        但是……

        这是属于她的嫁仪,独一无二,天下无双!

        秋叶静静地站在那里,垂下眸子,眼眶泛红,水雾迷离,唇角不可自抑地上扬在极轻,极轻地道:“我愿意?!?br/>
        他梭然起身,足尖轻点,轻巧地越过了窗棂,伸手将她一把拦腰抱起,低头在她唇角烙下温柔轻吻:“成交,小白?!?br/>
        你终于是我的了。

        如此的名正言顺,我的新娘。

        ……

        鸳鸯对枕,宫灯摇曳。

        囍字成双。

        窗外残雪依旧,窗内红烛摇曳,这一折戏,是假凤虚凰,这一折戏是你我的天作之合,我走过漫长千年的时光,原来不过是为了听你说一句,你可愿意嫁我,白首不相离。

        然后,应一句——我愿意。

        ------题外话------

        ==~希望能过,一宿没睡,有点难码,手残党想着,昨儿亏欠了大家地,码了整个带今天的章节,算是弥补吧,让大家看了有个好心情,祝大家中秋快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08-04
  • 风力发电机 藏身高楼中 2019-08-04
  • 抢不到门票和机票 如何假装在俄罗斯看世界杯? 2019-08-03
  • 基因检测能“解码生命”吗(关注) 2019-08-03
  • 健康-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7-26
  • 中国先进反隐身雷达公开亮相 一系统首次曝光 2019-07-17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2019-06-28
  • 国台办主任刘结一在第七届云台会开幕式上的致辞 2019-06-26
  • 三尺灶台写光华——记河南洛阳李宝泽 2019-06-25
  • 央行调查:36.5%的居民 预期下季度房价上涨 ——凤凰网房产武汉 2019-05-31
  • 我们还不具备搞纯粹市场经济的条件,如果按照纯粹由市场调节的市场经济原则,我们的大部分普通民众思想,文化以及专业技能水平是不能适应的,所以政府才要管好经济工作,管 2019-05-29
  • “隐形器官”与大脑关联密切  2019-05-29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2019-05-27
  • 【专题】河北省无偿献血领导小组会议报道 2019-05-18
  • 推动各国携手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钟声) 2019-05-18
  • 最新一期足彩进球彩 江西快三官方网站 江苏快三基本走势图50期 福彩25选5开奖结果查询 新11选5是什么软件 海南体彩论坛 马英超中船重工 ag真人软件 陕西快乐十分8选5技巧 彩票大奖怎么领取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北京快乐pk10计划 浙江体彩20选5复式对 广西十一选五技巧 黑龙江十一选五手机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