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10-08
  • [网连中国]赛龙舟 包粽子 办诗会……全国各地品民俗迎端午 2019-10-06
  • 不可思议!日本八幡平现“龙眼”奇景 2019-10-03
  • 人民网评:如何熄灭长江的“生态红灯”? 2019-09-23
  • 21岁CEO为留学生做“安保” 2019-09-20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9-07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8-26
  • 《国家人文历史》官方微信 2019-08-26
  •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08-04
  • 风力发电机 藏身高楼中 2019-08-04
  • 抢不到门票和机票 如何假装在俄罗斯看世界杯? 2019-08-03
  • 基因检测能“解码生命”吗(关注) 2019-08-03
  • 健康-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7-26
  • 中国先进反隐身雷达公开亮相 一系统首次曝光 2019-07-17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2019-06-28
  • 20选5好运彩:正文 第二十四章 说亲(二)

        哪怕大儿媳妇把亲爹都抬了出来,乔老夫人那有皱纹的嘴角仍是紧抿着,浑浊的目光带着几分犀利扫视着孙女儿及儿媳妇紧张的面容。

        乔蕊似乎承受不住祖母的目光,兀自抽出帕子低声暗泣,努力压抑着不让声音传到外头,更添几分凄凉。

        大夫人更是搂紧女儿安慰了几句,目光哀求地看着婆母。

        “你们跟我说实话,这上好的婚事后面到底隐藏着什么?我看蓁姐儿也不像是个不知轻重的女儿家,草草把她打发出门这种事,我这当祖母的还做不出来?!鼻抢戏蛉艘慌梢逭恃系氐?。

        大夫人心里暗骂,这死老太婆不过是看到乔蓁容颜好,必定能卖个好价钱,舍不得将她就这样嫁出去罢了,摆什么谱?不过这些话放在心里想想好了,她是绝不可能与婆母明着对抗。

        母女俩对视一眼,乔蕊眼含泪光,咬紧青白色的唇,无言地看着祖母,无奈乔老夫人这回却是纹丝不动,似乎没看到孙女儿那楚楚可怜的目光。

        “这事如果你们给不了我一个好理由,我这当祖母的也不能偏心过头让人诟病……”

        半晌,大夫人狠了狠心,亲自翻出当初那张被她撕成两半的庚帖,递到婆母的手里,这事再也瞒不下去。

        乔老夫人打开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原来这婚事当初是蓁姐儿的,顿时抬头看向大儿媳妇那张拉长的马脸,没想到这媳妇背着她玩了这一手,难怪,大孙女会那样不安,草木皆兵,上回乔芽那事她就看出些许端倪来,只是那会儿她自然偏袒大孙女。

        惊诧过后,她想到七孙女那张绝美的脸蛋儿,想想倒也合理,有此容颜,永定侯府那世子中意,家世反倒不是那么重要。

        正在她心念电转之际,听到大孙女的咳嗽声,转头看到她苍白脸上的血管,这样一副身子别说生养,怕是连活得长些都困难,这一刻,她的心里有了另外的计较,以前她觉得除了蕊姐儿外很难再让自家孙女嫁进那样的人家,可现在她不再如是想。

        把庚帖收到袖内,她沉稳道:“婚嫁乃大事,此事容我再参详一二,蕊姐儿,别想那么多,是你的跑不了,老祖母可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

        乔蕊听得祖母这话,顿时一怔,眼睛都呆了,祖母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夫人乔陈氏也怔愣片刻,她不会弄巧成拙吧?不会的,婆母一向疼蕊姐儿,那可是发自内心,她看得出来,只是蓁姐儿那长相,果然太有杀伤力。

        周大夫咳了一声,三个主子方才回过神来,一致看向他,只见他温和道:“大姑娘的病要赶紧服药才行,不然时间一长,药性都会大打折扣……”

        大夫人看了眼他手里拿着的红丸,这药对女儿大有好处,只不过服了十来天就大见功效,遂赶紧招呼周大夫进来。

        花厅中,乔蓁的目光不住地朝屏风飘去,眼眉一直在跳,连带着心烦意乱起来,总感觉要有什么事发生,只是左思右想也没个头绪。

        四夫人乔李氏伸手握住她的手,“蓁姐儿,怎么了?”

        乔蓁笑着摇了摇头,“不知道大姐姐的病情可好些了?我们来了这么久,心里一直记挂着……”

        乔茵捂嘴一笑,话中带刺道:“大姐姐可是那‘长命百岁’的福气相,七妹妹,你给我安一百个心好了?!?br/>
        姐妹俩正说着话,知秋就过来禀报,说是大姑娘的病有起色,精神头好了不少,让四夫人与诸位姑娘进去见见。

        乔蓁随着众人进去,目光看向躺在床上的乔蕊,这会儿的她不再是之前那苍白样,脸蛋上透着少女的红晕,一片红粉绯绯的样子煞是动人,心中顿觉古怪,下意识地看向那道瘦高的身影暗自琢磨着。

        乔蕊一面与众人说话,一面观察乔蓁,嘴角笑容灿烂,目光中却是一片寒茫,用帕子捂了捂嘴,“我还没给七妹妹道喜呢……”

        “这喜从何来?大姐姐别拿妹妹来打趣……”乔蓁猛地抬眼看她,心中“咯噔”一声,立即也似玩笑般回应。

        “大姐姐应知道七妹妹脸皮薄,哪禁得起你开的玩笑?!鼻且鹨话牙∏禽璧母觳?,歪着头朝乔蕊笑道,眼里满是不屑。

        乔老夫人不悦地看向大孙女,蕊姐儿什么时候这般不知道轻重?无奈这大孙女却一反常态,非但没被她的目光震住,反而道:“七妹妹今年及笄,我娘给七妹妹寻了桩好婚事,这怎么不是喜事?”

        婚事?

        乔蓁有瞬间懵了,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她一直提防着继母乔姚氏会给找些莫名其妙的婚事,却万万没想到第一个出手的会是大房的乔陈氏,下意识抿紧唇,目光看向大夫人。

        到底是因为什么,这大伯母会对她的婚事感兴趣?别是找些什么乌七八糟的人让她嫁过去吧?一想到这,顿时浓浓的?;?。

        大夫人也没想到女儿会如此大胆,眼角很快看到婆母拉长的嘴角,不过这在女儿用祈求的目光看向她时,一切都靠边站了,脸上立即挂上笑容,“这人可是我娘家姨母的儿子……”

        四夫人乔李氏也用不可思议地目光看向大嫂,这大嫂是那古道热肠的人吗?很明显答案是否定的,“这……这未免过快了吧?蓁姐儿才及笄,再说要到明年才出孝,婚事不用这么着急,婆母,您说是吧?”

        四婶母一语惊醒梦中人,乔蓁立即知道在场能反对大伯母提议的人只有乔老夫人,遂脸色微变地走向乔老夫人,暗暗地掐了自己大腿一记,顿时眼含热泪跪下道:“祖母,虽说大伯母是一番好意,但孙女儿仍是带孝之身……”

        乔老夫人放下茶盏,慈蔼地拉她起身,拿帕子给她抹去泪水,“傻丫头,你的婚事自有祖母为你把关,若对方不是好人,祖母必定不会答应,放心好了?!蹦抗馊窭赜挚聪虼蠖蹦概?,“既然大儿媳妇也是一片好心,这样好了,让你姨母的儿子进京,亲自到我们乔家来让蓁姐儿相看,若中,这婚事便成,若不中,这婚事就做罢……”

        依祖母的意思,是要把这婚事的选择权交给自己了?乔蓁心下暗喜,这样甚好,遂也没再提反对意见。

        大夫人微皱眉,迟疑道:“婆母,对方可是大好青年,别人求都求不到……”

        “连上我们乔家亲自求婚的勇气都没有,这样的孙女婿不要也罢,不过是一举人,我们祖上可是镇西伯,想娶我们家的嫡女,没点诚意可不行?!鼻抢戏蛉死湫Φ?,那姿态摆得高高的,就凭她家蓁姐儿这长相,嫁进勋爵之家都绰绰有余,配一个举人,那是委屈了。

        “娘,祖母言之有理,就让表叔进京一趟又何妨?虽说两人差着辈份,可又不是直系亲戚,倒也不碍事?!鼻侨镄Φ?,“蓁姐儿若是见过我这位表叔,必定会一见倾心?!?br/>
        大夫人这才点点头表示同意。

        乔茵看到这事态的进展,不禁想要大笑三声,不知道世子爷知晓会是个什么脸色?

        乔老夫人同样也是存了与乔茵一样的心思,所以才会提出什么相看的要求。

        乔蓁回到秋华院时天色已晚,刚到院里,就看到乔维披着衣服出来,一脸紧张地道:“姐,我听说大伯母给你找了桩婚事……”

        乔蓁的身子一顿,这么快就传遍府里了?殊不知这是乔老夫人背后授意的,所以这消息传得很快。

        “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维哥儿不用着急,”她上前代替语蓉扶着弟弟的手臂,把之前祖母的话复述了一遍。

        乔维的脸色这才缓和起来,“也罢,到时候我亲自会会这举人,如果人品尚可,家世差些不要紧,我只想你过得好……”

        乔蓁有些诧异地看着这弟弟,眼里微热,这弟弟倒是真心为她好,没想过拿她去换取利益,老祖母那儿她总得不太靠谱,那老太太功利性太强了,“到时候再说吧……”

        永定侯府,年彻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自斟自饮,自打那天与乔蓁不欢而散后,他没再去过问她的近况,那个女人对他影响力超出自己预期的范围,一向不喜欢事情有所偏差的年世子纠结了。

        祖父说过,人一旦有了弱点就不再是铜强铁壁,往后这弱点就会成为敌人攻击的首要目标,乔蓁这女孩会否成为他最大的弱点?思及此,他的嘴角抿得更紧,无论男人还是女人,他年彻从不让人靠得太近。

        他正把一杯冰凉的水酒送进肚腹,小厮临渊就领着一个长相出尘脸蛋漂亮年约二八的侍女进来,那女子屈膝行礼,“世子爷,郡主让您过去?!?br/>
        永定侯府的侯夫人刘氏,是当今皇帝的亲侄子顺王爷的嫡长女,封号盛宁郡主,嫁进侯府后,在外一向称侯夫人,可在府内,人人都得称之为郡主,地位超然。

        年彻皱了皱眉头,朝那侍女挥了挥手,“你去禀报,说我就来?!?br/>
        长相漂亮的侍女忙应“是”,然后很快就打着灯笼退下赶紧回去向郡主汇报。

        看到侍女走后,他的目光一片森寒,“可知是什么事?”

        临渊尽责地道:“听说夫人今儿个在外遇到乔府的大姑娘,可能与之有关?!?br/>
        “啪”的一声,他把手中的玉杯捏碎了,眼中盛满戾气,好一个乔蕊!

        ------题外话------

        感谢飞花轻似雾送的花花!
  •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10-08
  • [网连中国]赛龙舟 包粽子 办诗会……全国各地品民俗迎端午 2019-10-06
  • 不可思议!日本八幡平现“龙眼”奇景 2019-10-03
  • 人民网评:如何熄灭长江的“生态红灯”? 2019-09-23
  • 21岁CEO为留学生做“安保” 2019-09-20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9-07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8-26
  • 《国家人文历史》官方微信 2019-08-26
  •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08-04
  • 风力发电机 藏身高楼中 2019-08-04
  • 抢不到门票和机票 如何假装在俄罗斯看世界杯? 2019-08-03
  • 基因检测能“解码生命”吗(关注) 2019-08-03
  • 健康-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7-26
  • 中国先进反隐身雷达公开亮相 一系统首次曝光 2019-07-17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2019-06-28
  • 福利彩票p62今晚开奖结果查询 五分彩皇恩a平台 时时彩代理加盟 1码中特 胜平负走势图 中国幸运飞艇彩票是合法的吗 竞彩篮球捷报专家推荐 bet9娱乐 体彩福建31选7 湖北30选5中奖结果 今日竟彩足球及时比分 中福在线开乐彩现在 pk10走势图软件下载 5码复式三中三二中二 北京十一选五遗漏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