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10-08
  • [网连中国]赛龙舟 包粽子 办诗会……全国各地品民俗迎端午 2019-10-06
  • 不可思议!日本八幡平现“龙眼”奇景 2019-10-03
  • 人民网评:如何熄灭长江的“生态红灯”? 2019-09-23
  • 21岁CEO为留学生做“安保” 2019-09-20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9-07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8-26
  • 《国家人文历史》官方微信 2019-08-26
  •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08-04
  • 风力发电机 藏身高楼中 2019-08-04
  • 抢不到门票和机票 如何假装在俄罗斯看世界杯? 2019-08-03
  • 基因检测能“解码生命”吗(关注) 2019-08-03
  • 健康-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7-26
  • 中国先进反隐身雷达公开亮相 一系统首次曝光 2019-07-17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2019-06-28
  • 97luck.com:正文 第七十一章 磨合

        听到他的话,乔茵的神情一僵,当即怔住,他这都想到哪儿去?

        章京看到她一脸的惊讶,没有立即反驳,立即以为自己猜得**不离十。难怪,堂堂永定侯府的世子爷会向他这六品京中武将做媒,原本心底有几分不确定,现在看来是他年彻玩弄了乔茵,然后就塞给了自己,让自己接手然后吃这个哑巴亏。

        他的表情越发森冷,看向乔茵的双眼渐渐发红,原本满意得很的妻子现在就像有裂痕的翡翠一样,怎么瞧也不顺眼?只是他已经与她圆房,半夜三更让花轿返回的事情他做不出来,这等于是变相地逼死乔茵。

        一时间,他找不到可以安置她的方法,冷却的身体尤如他的心一般,只觉得这场婚事荒谬透顶,不想再看她哭泣的嘴脸来让自己心软,他立即下床穿上衣物。

        乔茵看到他下床,这时候才回过神来,不顾己身的裸露,松开被子,伸手去抱住他的腰,她的泪水落在他的背上,浸湿了薄薄的亵衣,“你不要走,不是他,你相信我,我与年彻没有半点关系……”

        只是误会已经造成了,章京在被她抱住的时候身体僵了僵,不知道是推开她还是回身安慰她,只是当他听到她矢口的否认时,脸色都气得涨红,猛然掰开她的手,回头恶狠狠地看着她,“你还想骗我?是不是我地位不如他高,所以就要捡他穿过的破鞋,戴这顶绿帽子,嗯?”他的声音渐渐拔高。

        “我没有骗你,如果我要骗你,我早就骗了?!鼻且鹞宋亲?,他的破鞋论深深地刺痛她的心,她在他眼里就是那么低贱吗?她转身取出乔综给她伪装处子的东西,摊在他面前,“如果我真用了这玩意,你以为你可以发现我的伪装吗?”

        章京的目光扫过那个玩意儿,眼里有着深深的厌恶,只是再看向乔茵义愤填膺的脸,想到之前她还柔情万千的说要与他长长久久做夫妻,心里喷向她的火气息了一半,只是到底原谅不了她婚前的隐瞒,“为什么你婚前半个字也不透露给我知晓?乔茵,你到底骗了我?!滨列?,他站起身冷看她。

        乔茵抬头看他,不畏惧地与他对视,“如果换成你,你会大嘴巴地将这种事白纸黑字地告诉别人吗?我与你仅见过一面,哪怕我相信你是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终也不敢冒这个险。夫君,我为我犯过的错祈求你的原谅与包容,我是真想与你过日子的,至于那个人,他已经不重要了,你相信我?!?br/>
        她伸手去拉住他的大掌,表达自己坚定的信念,眼里的渴望半分也做不得假。

        如果说心里没有震憾,那是骗人的,章京虽是大老粗的武将,但是没有什么硬背景的他在这个年纪能混到这个官位,证明也不是个只懂舞枪弄棒的莽夫,乔茵眼里的诚意,他同样看得到。

        只是,让一个男人接受她的新婚妻子非完壁,这太强人所难了,一想到这里,他抽回自己的大掌,狠心转身去拉开房门走出去。

        乔茵一脸失望地低头啜泣。

        站在门外的章京听到里面哭泣的声音,只是将脸埋在手心处,猛然一拳捶打在门框上,顿时门框上深深地凹了进去,木屑飞出。

        乔茵在门的另一边听到那一声响声,背抵着门任泪水流下脸庞,她何尝不知道这是强他所难,全天下没有一个男人能接受这种事,他再正直到底也还是一个男人。

        这一夜,她彻夜难眠,双眼更是红肿,对于明天,她有几分恐惧?;ń稳羰欠祷?,她只怕连家门也进不去,只能到庵里借住。

        无论是痛苦或是欢乐,太阳依旧每天尽责地升起,不为人们的思想所左右。

        乔茵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她没待春柔进来就已经换好了未出阁前的衣服,既然他不能容纳自己,她也没有必要戳痛他的心,收拾好自己贴身的东西。

        她看了眼这只住过一夜的新房,心里一直在流血,只是人生走错了一步,她就要用一生去弥补,伸手留恋地摸了摸梳妆台,她不怨章京,有错在先的是自己。

        拉开房门,踏出内室,她看到章京双手掩面地坐在椅子里,大白天再看他,这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男人,只是她与他到底无缘,哪怕她想要用心地留下他。

        听到门响,他抬头看她,目光落在她穿的衣服上,顿时有股恼怒,不经思索即道:“你想一走了之?”

        “不然如何?”她咬着唇看他,眼里到底仍有几分期盼。

        章京没回答,只是紧抿的唇透露出他内心的不快,“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到底他还是最在意这个答案。

        “总之不是年彻就对了。知道了你又能如何?反正这事是我对不住你,你要恨就冲我一个人来,哪怕要我用命赔给你,我也没有怨言?!鼻且鹇晕说氐?,以章京的家世与官职是无法与欧博对抗的,她不希望他走后,他因为她而变得落魄,所以她宁可不让他知道。

        章京听闻,心头的火再度熊熊燃烧,乔茵这言论分明就是看不起他,为何还要用这样留恋的眼神看他?他一时气不过,身形一闪,猛然冲向她,狠狠地攥住她的手腕,两眼睃巡在她的脸庞上,“既然看不起我,为什么还要嫁我?”

        “我没有看不起你,只是我不能连累了你?!彼泵馐?,不想在他心里留下她卑鄙的印象。

        夫妻俩对视着彼此。

        门外却传来春柔的声音:“姑娘,姑爷起了吗?敬茶的时间快到了,可不能迟了?!?br/>
        乔茵听闻,知道不能再拖,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我先到庵里去住,你稍后给我送休书来,念在我们曾经夫妻一场,你给我留点最后的颜面……”顿了顿,难难地再道:“不要将这件事宣扬出去,我不想逼死我娘,她再不好,也是生我养我的娘……”

        听到她要到庵里去住避开众人的舆论,章京的心一阵抽疼,从昨晚到今天,她一直都将姿态放得很低。

        久未候到两人开门,外头不仅有春柔着急的声音,也有章荣氏身边来验贞的嬷嬷的催促声。

        章京一把甩开乔茵的手腕,“想一走了之,你做梦?!?br/>
        说完,他不理呆怔的她,越过她就往内室去,在凌乱的大床上翻出那块沾了两人交欢痕迹的巾帕,掀开袖子,抽出匕首,割破手臂,几滴鲜血沾到巾帕上,顿时就与那些痕?;旌驮谝黄鸹?。

        跟在他身后进来的乔茵看到巾帕上的血迹,不可思议地抬头看他,眼里有着感动,泪水又一次模糊了双眼,“你……我……”

        “还不赶紧换衣服,你想让我娘久侯你?”章京恶狠狠地道,“乔茵,这是你欠我的,你给我记住,没有我的允许,你哪儿也去不了?!?br/>
        在他迫人的目光下,乔茵茫然地点点头。

        夫妻俩随后没再交谈,乔茵换了身红衣,重新戴上新头面。

        章京看她已妥,这才朝外喊道:“进来?!?br/>
        春柔第一个就冲进来,在外久候没听到自家姑娘的声音,她的心都要沉到谷底,莫不是昨晚没能瞒得过姑爷?她急忙看了眼那冲向床辅验贞的嬷嬷,直到看到嬷嬷拿着有血迹的巾帕一个劲儿地道喜,她这才暗松一口气,总算是顺利过关了。

        她这才静下心来给乔茵再别上几样首饰,眼里的笑意掩也掩不住。

        乔茵没吭声,只是偷偷地瞄了眼丈夫,默然地起身跟在他身后,朝春柔使了个眼色,让她带上她之前备好的给夫家众人的见面礼。

        章京没有回头看她,而是如一家之主般走在前面,一众仆人都见惯了他这张扑克脸,所以也没有人起疑他们夫妻关系的疏淡,这世上哪对夫妻不是人前冷淡人后亲密的?

        章家不若乔府大,哪怕乔家分家后,各房所住的屋院面积也还是颇大。

        乔茵暗地里目测,这不过是个两进的四合院,心下也满意,看了眼前面沉稳的背影,他既然愿意留下她,她相信她总能掳获他的心。

        正堂里,小叔与两个小姑都引颈张望,章荣氏其实也紧张不已,她不过是个小商贩的女儿,嫁的丈夫又早死,都是多亏儿子争气才能过上这样的生活。

        看到乔茵进来,她怕这官宦出身的儿媳妇看轻自己,遂也穿戴整齐摆出婆母的姿势来,端坐在那儿等着儿媳妇奉茶。

        乔茵早就知道章家的人口结构,对于婆母,她恭敬地跪在蒲团上给她敬茶。

        章荣氏看了这儿媳妇周正的长相与气度,哪有不心喜的?忙给了红包说了几句好话,“给我生个大胖孙子,我就心满意足了?!?br/>
        乔茵听到这话微僵了僵,悄悄瞟了眼身边的章京,看到他神色如常,她既放心又担忧起来,不知道他还愿不愿意与她生娃?

        表面上她仍得装做娇羞地应声“是”,双手接过婆母给的红包以及一支金钗,这金钗样式有几分老旧,不过看其光滑处,可见是章荣氏心爱之物,她也没有嫌弃。

        给婆母奉上自己亲手做的衣物与鞋子,章荣氏没想到这个出身高的儿媳妇礼数如此周到,顿时笑得合不拢嘴。

        乔茵见状,心下稍为放心,看这章荣氏的样子不是那种厉害的婆婆。待到小叔章亨行礼时,她知道他是读书人,所以送上文房四宝。

        轮到两个小姑章玉春与章瑜春时,她也没含糊一人给了个荷包,正要笑着说几句话。

        最小的章瑜春忙打开荷包看到里面是一对做工精良的银手镯,款式新颖份量不轻,她看了看,略有几分失望,撇了撇嘴地看向这个新任大嫂,听说她的嫁妆极丰厚,居然给这玩意儿打发她?哪怕对于她来说,银手镯也是不可多得的首饰。

        章玉春没打开来看,看到小妹要出言不逊,忙拉住她,摇了摇头。

        “大嫂可真大方?!闭妈ご旱降酌挥醒劢缌?,讽笑了一句,随后又朝长姐不满道:“你拉我做甚?我看看大嫂给了你什么好东西?”一把抢过长姐的荷包打开来看,里面同样也是一对银手镯,与她的款式有异,不过份量差不多,鼻子微微一哼,冷睇了这大嫂一眼。

        乔茵的神色顿时紧绷,这礼物是她亲自定下的,就是考虑到章荣氏给的见面礼不会太贵重,如果她弄个金镶宝石的来给小姑,岂不是扫了章荣氏的面子?到时候只怕又要指她仗着娘家不给婆家面子。

        再说这两对银手镯,可是她郑重请人设计过款式,保证适合年轻女孩儿佩戴,光做工都是请了卫京最好的银匠来做,这价钱可不下于那一对银手镯的份量,绝对是花了钱又用了心思的。

        章京看到乔茵的神色有异,脸上也有几分烧红,他这个妹妹真是丢人丢到家了,顿时朝妹妹喝了一声,“这不过是你嫂子的心意,你不要就罢,少在那儿嫌三嫌四,哪像个未嫁的姑娘家?”

        章瑜春被大哥这一喝,顿时“哇”的一声哭出来,扔下这对银手镯,转身就出去。

        章玉春尴尬又歉意地向乔茵看了眼,捡起地上的银手镯,“大嫂莫怪,她一个小孩儿懂什么?我这就去劝劝她,待会儿让她亲自给大嫂赔罪?!彼低?,追了出去。

        章荣氏由头到尾没吭一声,不满地看了眼儿子,新媳妇才进门第一天就呵斥妹妹,这不是让媳妇笑话吗?那对银手镯她看了一眼,自家以前就是做那贩卖饰品的商贩,还是有几分眼力的,这儿媳妇还是用了心思的。

        这时候她起身走向脸色拉下来的儿子与一脸尴尬的媳妇,笑着朝乔茵道:“瑜姐儿都被我宠坏了,家和万事兴,你也莫与她一般见识,待她姐姐劝了几句就会回心转意的?!闭饣八档每推执思阜滞?。

        乔茵焉能听不明白?这婆母是在告诫她,忙屈膝道:“儿媳不敢,日后必定会把小姑当自个儿亲妹妹对待?!?br/>
        “这就好?!闭氯偈贤蚍致獾嘏牧伺那且鸬氖?,这官家女到底是不同,知书识礼比乡下姑娘好得多了,只要她用心,将来两个女儿只怕也不会嫁得很差。

        章荣氏看到乔茵眼底的黑眼圈,曾是过来人的她以为昨晚儿子累坏这新媳妇,于是没为难乔茵就让她下去歇息。

        乔茵也没有固执留下,而是有礼地告退下去。

        正堂里只剩下母子俩,章荣氏遣退站着侍候的两三个仆人,脸上的神色顿时严厉起来,“那到底是你妹妹,当着媳妇的面,得给她留几分面子,再说瑜姐儿又没有说什么过份的话……”

        “她嫌三嫌四的,岂不是在说我们家很没教养?”章京神色严肃地道,“你让乔茵怎么看我们家?”说到底仍是大男人的心思在做怪。

        章荣氏也知道女儿那一闹太小家子气,不过仍是道:“你媳妇看来也是个明理的,她能嫁到我们家来是我们家的福气,至于你妹妹,我会再开导开导她?!?br/>
        章京没有驳斥母亲的话,现在他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乔茵失贞一事只字都不能提,不然母亲必定翻脸不认人,以她好强的性格来说的话。模糊应了几声,他就以有公务赶紧告退。

        章荣氏看到儿子走远,这才醒起他不是向上级告假三天吗?怎么还有公务?这心底有疑问,却没在乔茵的面前提及,在午膳时只是笑着说了儿子几句好话,要乔茵莫在意。

        乔茵哪敢提出异意?章京这举动分明就是在避开她,心里正一片苦涩,又要大度纯良地表示自己不在意,只是这菜是什么味道,她半分也吃不出来。

        章京能去哪里?

        无非就是去找当初保媒的年彻出一口气,哪怕他是永定侯府的世子爷,他也没有必要买他的账,让他娶一个失贞的妻子,这是对一个男人最大的侮辱。

        费了好一番功夫,他才知道年彻今天没在府里,而是在别院。

        他也没有含糊,赶紧杀过去。

        推开拦路的小厮,他看也没看这府里的陈设,而是径直地闯进去,“年世子在哪?”他一把抓住一个小厮就恶声恶气地问。

        那小厮突然被抓,脸色吓得颇白,领子被勒得快要喘不过气来,只好指了个方向,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章京一把甩下这小厮,大踏步就走过去。

        待到那亭子时,看到年彻正与一名看不清楚容颜的少女态度亲昵,他的脸色沉了沉,对于这些个权贵之家,他哪会不知道最是肮脏龌龊不过?年彻就算不是破了乔茵身子的人,只怕也会与那人关系匪浅,不然哪会替人家处理这后事?

        对于这个男人,他一直耿耿于怀,恨不得将其杀了摘掉这顶绿油油的帽子,所以他选择用这种方式来见年彻,摒弃掉那些繁文缛节。

        他杀气腾腾地冲过去,一拳就打向年彻,用足了所有的力道,半分也没含糊。

        年彻早就感觉到危险,耳边听到拳头的风声时,他已经一把抱住身边的少女避开章京的拳头,看到章京一脸的怒容,他冷声喝问,“章校尉,你这是做甚?”

        章京看到年彻将身边的少女护好,想到乔茵昨晚的泪水,更觉得这些个权贵子弟不是人,他朝那名少女道:“姑娘,这不关你的事情,你赶紧离开,我不想祸及无辜?!倍倭硕?,忍不住忠告一句,“姑娘若是好人家的女儿,就莫要再与这种人来往,免得闺誉受损……”

        “章京,你放肆!”年彻怒喝一句。

        “我可没说错?!闭戮┓泶桃恍?,“都怪我他娘的太易信你,你年世子哪有那么好心为我保媒?原来是想塞给我一只破鞋,只怕那个经手人还是你吧?所以说啊,你不过是个披着人皮的狼……”

        年彻还没有步上前去,他身边的少女已经一脸气愤地冲上前,朝他厉声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章校尉,我还以为你是个正直的好人,原来不过是个迂腐的顽固之人……”这时候她连五姐夫这几个字都不想喊。

        乔蓁难得得到冷夜的批准给了一天假期,她先回府与乔维见了面,姐弟二人哪有分开这么长的日子?两人的情绪都是万分激动,说了好一会儿话,用过午膳后,她知道时间有限,也还是抽了些时间陪陪年彻。

        本来还想去章家探望乔茵,后来想到她昨天才成婚,娘家就有人上门探视,只怕会引起婆家不满,以为他们虐待儿媳妇,这才做罢,等着以后总有机会见面的。

        本来她对这五姐夫还是满意的,只是现在听到他的破鞋论,她哪里还坐得???乔茵不过是有段情史罢了,这又不是作奸犯科的事情,有必要那么看不起五姐姐?

        章京万万想不到出头的会是这个少女,现在被她指着鼻子骂,他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他好心才给她忠告,她不接受就罢了,还要骂他迂腐守旧?他的眼眸一沉,“姑娘不听就罢了,何必倒打一把?反正到时候吃了亏,年世子再找个人来安置你,你再去祸害别人罢了,你这样不知洁身自爱的女子,谁娶了谁倒霉?!闭庑└龌八挥械鼻且鸬拿嫠党隹?,毕竟那个人现在还是他的妻,如今对着这少女,他尽可以畅所欲言。

        年彻越发听不下去,冷声喝道:“章京,别以为本世子抬举你,就会容许你在我面前大放噘词?”一把拉回乔蓁,“你别听他瞎掰,这都是子虚乌有之事?!备辖粑约撼吻?,免得她误会去,反正他自问没这乌七八糟的事情,不过就怕众口烁金,让自己的情海生波。

        “你敢拍着胸口说你没做过这种龌龊的事?”章京当即质问。

        年彻却是渐渐出离愤怒,他好不容易才拐到乔蓁来谈情说爱,好端端地就被章京搅和,心里正憋着一口气,正待要发泄出来。

        乔蓁看了看章京,抛去怒火,这个一脸正直相的男人不像是无敌放矢,再说他昨晚才跟五姐姐圆房,这洞房花烛夜才一过,章京就来找保媒的年彻算账,思及他的言论,她顿时心惊肉跳,莫不是这里面有什么误会?

        这么一想,她按住年彻的手,不让他出手将事情弄糟,她冷静地道:“你把话说清楚?”

        章京一脸的怒气,狠狠地一掌拍向石桌,顿时桌子就碎了一地,眼角的余光看到这附近并没有下人在,这时候他怒视年彻,“你问他岂不是更快一点?”

        年彻正要怒斥这厮,乔蓁却是再度按住他道:“他若知道我何必来问你?他有何对不起你?是挖了你家祖坟还是让你戴了绿帽子?”最后绿帽子这三个字她加重了语气,听章京的语气好像就是为了这三个字而来的。

        “乔蓁!”年彻没想到她会问得这么离谱,当即不满地连名带姓地唤了她一声,语气难免有几分冲,“我可是与乔茵没有半分关系,你不是早就知道?他疯就好,你也跟着一块儿疯?”他是那种只要女人投怀送抱都会随便接收的吗?

        乔蓁回头瞟了他一眼,真是的,她问的又不是他,他跳出来怒吼什么?“别吵,我现在问的不是你?!?br/>
        年彻想要回嘴,最后看到她的神色严肃,暗自生闷气,竟是不再吭声。

        章京并不是个傻子,哪会看不出这两人的关系?这时候连他都有几分意外,这年世子绝对不是个忍气的主儿,他早就做好与他动手的准备,哪知这少女出手一拦,更是随口俩字别吵,就能让这年彻安静下来,真个没再做声。

        思及年彻怒吼这少女的名字,他的眉尖皱了皱,姓乔,又是草字头的名字,这时候他已经隐隐猜到她与乔茵的关系,目光在她与年彻身上游移,现在他有几分明白又有几分不明白。

        他这一沉默,乔蓁可不接受,有话就摊开来讲,遮遮掩掩的绝非好事,她往前踏一步,正待要说话,就听到章京的声音,“你与乔茵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五姐姐,严格说来我应唤你一声五姐夫?!鼻禽枵?,“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诋毁我家五姐姐,她是个很好的姑娘,你说这话不亏心吗?那可是你新婚妻子?!?br/>
        “那你可知她与我成婚是他年世子保的媒?”章京一手指向年彻冷声道。

        乔蓁点点头,“我知道,如果你怀疑他的动机,那么我就代为澄清好了,会有这桩婚事,是我求他帮忙的,要他给五姐姐找个好人家嫁过去?!彼颜饣槭卤澈蟮囊馔嫉莱?,“我没有半分隐瞒?!?br/>
        章京愣了愣,感情年彻不留余力地做媒就是为了讨好她,这让他的脸抽搐了一下,有几分难以置信。

        年彻却是冷哼一声,瞪了眼乔蓁,她这是在诋毁他的形象,只是被乔蓁一眼瞪回去,他又没骨气地再度冷哼转头看向一边,娘的,他好像真是太宠她,都快要没原则了。

        章京把他们的互动看在眼里,本来他对乔茵的话就已经选择了相信,现在再看年彻与乔蓁的相处,更加可以证明那个令乔茵失贞的男人不是年彻,至此他的神色缓了缓。

        “我为我的冲动向你们道歉,”他道,“只是我想知道那个与乔茵有关系的男人是谁?你身为她的妹妹,不可能不知道她已非完壁?!?br/>
        乔蓁的神色一愣,这是她最不愿听到的话,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对于乔茵与欧博,她只知道他们有过一段情,只是万万没想到乔茵还失贞于他,这时候她真想将欧博狠揍一顿,不想娶人家姑娘,为何还要亲近人家的身子?

        至于章京的愤怒,她已经不去怪罪他了,这放在现代,有处女情节的男人比比皆是,哪怕有一部分说不介意老婆婚前的情史,其实一旦吵起架来就会拿这个去攻击老婆,说的话比章京难听一百倍的都有。

        章京说到底仍是古代的男人,他不接受倒也在情理当中。

        年彻也是皱了皱眉头,欧博在男女情事上一向颇为放得开,但他以为他与乔茵之间并没有到达那一步,哪里知道他连人都吞了进去还要逼乔茵为妾,这时候,他对这兄弟的愧疚都扔到了爪哇国。

        欧博这个混球,年彻与乔蓁非常有默契地在心里骂了一句。

        此时正坐在船上抵达卫京码头的欧博连打几个呵欠,堪堪止住,鼻子又有几分痒痒的难受。

        “世子爷,可是感了风寒?”小厮忙道。

        “没事?!迸凡┑?,这趟公务足足耗费了他一个月的时间,不知道他离开这么久,乔茵可有想念他?

        离别才知相思情意深,身处外地的时候,他时?;匾淦鸪跸嗍兜哪歉銮且?,娇俏又灵动,那时候他以为自己无非就是再添一桩情史罢了,所以撂开手时也能极潇洒。后来渐渐上了心,他才想与她长厢私守,希望她能想通,不要再拘泥于妻妾之分。

        一阵春风吹过来,他长长地叹息一声,吩咐小厮道:“待会儿下了船,你去媒婆那儿,看看她可是办好我交代的差事?!?br/>
        “是?!毙∝嗣τι?,没想到世子爷回京第一件事就是乔姑娘,看来这乔姑娘哪怕不是当家主母,只怕在爷的心里也相差无己了。

        欧博看了眼春光明媚的卫京码头,看到一些年轻妇人与丫头都偷偷打量他,他顿时就笑了笑,更是惹得一众女子都羞红了脸,顿时芳心乱飞,他见状,哈哈大笑起来,现在的他还不知道一个噩耗正在等着他。

        此时年彻别院里面的春风却是刺人骨头。

        乔蓁皱紧眉头,很明显乔茵选择了隐瞒丈夫自己第一个男人的姓名,就是怕丈夫找上门去理论,然后会吃个大亏。五姐姐这么想是没错,但欧博若是知道五姐姐成了亲,难保他不会亲自找上门去破坏五姐姐的婚事?

        现在这是左右为难,她看了眼年彻,年彻的感受要比乔蓁深刻得多,身为男人在新婚之夜发现妻子非完壁,是个人都会抓狂,自己这媒保得不地道,若是当初知晓乔茵**于欧博,他会给她另找一个夫婿,至少是不能嫌弃她这点缺陷的。

        章京一看他们的神色就知道,他们必是知道这人是谁?正待要再追问的时候,却听到乔蓁问道:“章校尉打算休妻吗?”

        他顿时愣了愣,乔蓁这小姨子问得倒是直接,休妻?他不是没想过,只是真要放开乔茵让她走,他又舍不得。这时候他想起妻子的容颜以及昨晚她滑腻的肌肤,这些都是真真实实存在的,不是他臆想的。

        “五姐夫,你能认真答我吗?”乔蓁再度又唤了他一声五姐夫,她自然希望这个男人更有包容力。

        “这一刻我没想休了她?!闭戮┤缡撬?。

        乔蓁对他这有所保留的答案也没有什么不满,婚姻可不是随口说说的,是需要用心经营的,现在章京不想离,只要乔茵以柔克刚,往后只怕更不想离。

        “那你想要知道这个男人做甚?”乔蓁道,“难道你想上门打杀,然后与他同归于尽,这是大魏的律法不能容忍的,难道你想让五姐姐往后守寡?如果真是这样,你何必耿耿于怀非要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章京的脸色一沉,乔蓁说的正是他失去理智时所想的,知道后又能如何?真杀了他泄气?那时候乔茵与娘亲还有弟妹又当如何?“只是我有权知道?!彼允羌岢值?。

        乔蓁为难地与年彻对视一眼,看到他微微点头,她也松一口气,这样说来他会拖住欧博,而她要做的就是让章京放弃去寻衅闹事犯国法的念头。

        “五姐夫,你若真想要知道,我也不瞒你,不过前提是你必须发誓不去找那个男人寻仇,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你再执着又能如何?”她表情严厉地道。

        章京愣了愣神,表情越发严肃,最后还是举起手来发了个重誓。

        直到华灯初上,乔茵在屋子里来回地踱步,不停地引颈眺望,一直没有看到丈夫回来,她到底心难安。

        囫囵地用了晚膳,她坐下绣了一会儿花,又看了看沙漏,不安地起身踱来踱去,就在她又一次踱到门前的时候,才看到章京一身酒气地被人扶回来,她忙扶住他,看向那个扶丈夫回来的汉子。

        汉子笑道:“章哥很少喝醉的,嫂子可别介意啊,今儿个可能是高兴才会如此,兄弟们这都给嫂子赔罪啊?!彼Υ蛄烁鲆?,就怕乔茵会误会章京,所以才坚持扶他进来给乔茵解释。

        乔茵哪会真误会这事,只得笑着说不碍事,让这汉子喝碗茶再走,对方没有多待,很快就找了个借口离去。

        春柔忙上前与乔茵一道扶章京回卧室躺好,乔茵闻到他一身的酒气,看来应该是喝了不少,忙指挥春柔去煮醒酒汤。

        章京这一醉酒,连章荣氏也惊动,她亲自来看看儿子,脸上顿时没好气,这才新婚怎么就喝得稀巴烂醉,传出去像话吗?

        “儿媳妇啊,你也别怪他,男人在外应酬有时候身不由己?!?br/>
        乔茵忙道绝不会,这才将婆婆送了出去。

        再转身回去拧干巾帕给章京擦脸,“怎么喝得那么醉?”伸手给他解开腰带脱去外衣。

        哪知章京一把按住她的手,醉眼朦胧地看了她一眼,“滚,老子不要你?!苯且鸬氖滞瓶?,转身朝里睡去。

        乔茵一脸的怔愣,咬了咬下唇,他的态度到底让她难过了,不过想到这才是新婚第一天,她不能强他所难,遂忍下气把锦被打开给他盖上,怕他酒醉着凉。

        她也躺在床上,伸手环住他的腰,表明自己的决心。

        面向里的章京在说了那句话后,当即后悔了,所以当乔茵的手缠上他的腰之际,他没再粗暴地推开她。

        乔蓁倒是没有隐瞒,把事情都跟他说了,对于她与定波侯世子那一段孽缘他也知道个大概。他没想到她会被人欺负到那种程度,逼良为妾,这些个权贵后代实在逼人太甚。

        想到她的走投无助,想到在成亲之前那些个夜晚她辗转难眠,想到昨晚洞房花烛夜她的泪……

        他的心又似被人狠狠地拧住。

        怪不得那天会在白马寺外碰到她,那天在白马寺许愿的是定波侯府的人,她不愿与人为妾的傲骨还是感染了他。

        他一个转身,借着酒醉抱紧了她。

        乔茵的神情微微一愣,她的眼里有几分湿意,两手更是抱紧他的腰,她轻微的呼吸之气在他的耳边吹拂。

        “夫君,茵儿真的想与你天长地久,想为你生儿育女……”

        不管他有没有听到,她仍柔情似水地说出心底的话。

        章京的身子顿时一怔,随后双手更紧地环抱住她。

        感觉到他的动作,她微微一笑,把头靠在他的肩上,与他做一对交颈鸳鸯。

        端着煮好的醒酒汤掀帘进来的春柔,看到床上姑娘与姑爷抱着一块睡,她顿时颊飞红霞,嘴唇微微偷笑,赶紧又退了出来,顺手将门关上,不让人去打扰这一刻的温馨。

        回到她住的耳房,春柔展纸写信打算明天就让人送回去给乔综,三爷收到消息怕是会安心得多,姑娘与姑爷好着呢。

        这一夜的定波侯府却没有安宁。

        欧博一回到京就去述职,然后回到府里还没来得及让人去将那名向媒婆探听消息的下人找来问话,就被祖母的人唤去。

        此时他正站在祖母的面前,而他的亲娘正站在祖母的身边,看这阵势是有话要与他说了,他笑嘻嘻道,“祖母找孙儿来可有什么吩咐?这一路奔波的,孙儿还没来得及洗洗呢……”

        “在你祖母面前没个正形?!倍úê罘蛉饲岢饬松?。

        “好了好了,这都是些小事?!崩戏蛉伺肺率喜宦睾崃搜鄱?,这可是她的宝贝乖孙,“我唤你来不为别的事,你这孩子胡闹也要有个限度,纳妾这么大的事情也不与家里商量,直到人家找上门来我才知晓,真是该打?!?br/>
        “她找你们了?”欧博顿时张大眼睛问,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没错?!崩戏蛉嗣缓闷氐溃骸拔矣肽隳锒疾煌饽隳伤?,你就死了这条心。再者,这女子还算识趣,找了个六品武官就嫁了去,你往后给我收收心,我与你娘必为你求一房好妻室……”

        欧博原本只是漫不经心听着,直到听到乔茵嫁人了,猛地抬起头看向他祖母?

        “她成亲了?”
  •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10-08
  • [网连中国]赛龙舟 包粽子 办诗会……全国各地品民俗迎端午 2019-10-06
  • 不可思议!日本八幡平现“龙眼”奇景 2019-10-03
  • 人民网评:如何熄灭长江的“生态红灯”? 2019-09-23
  • 21岁CEO为留学生做“安保” 2019-09-20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9-07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8-26
  • 《国家人文历史》官方微信 2019-08-26
  •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08-04
  • 风力发电机 藏身高楼中 2019-08-04
  • 抢不到门票和机票 如何假装在俄罗斯看世界杯? 2019-08-03
  • 基因检测能“解码生命”吗(关注) 2019-08-03
  • 健康-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7-26
  • 中国先进反隐身雷达公开亮相 一系统首次曝光 2019-07-17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2019-06-28
  • 澳洲幸运10开奖公告 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 河北十一选五手机走势 七星彩走势图第一视频 白小姐马报52 聚宝快三是人为控制的吗 最准一尾中特平 2014福彩开奖时间 广东十一选五全天计划 北京pk彩票官网 2019九龙心水网高手论坛 江苏快三基本一定牛 11选5陕西体彩技巧 美高梅游戏 网上赌龙虎输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