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10-08
  • [网连中国]赛龙舟 包粽子 办诗会……全国各地品民俗迎端午 2019-10-06
  • 不可思议!日本八幡平现“龙眼”奇景 2019-10-03
  • 人民网评:如何熄灭长江的“生态红灯”? 2019-09-23
  • 21岁CEO为留学生做“安保” 2019-09-20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9-07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8-26
  • 《国家人文历史》官方微信 2019-08-26
  •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08-04
  • 风力发电机 藏身高楼中 2019-08-04
  • 抢不到门票和机票 如何假装在俄罗斯看世界杯? 2019-08-03
  • 基因检测能“解码生命”吗(关注) 2019-08-03
  • 健康-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7-26
  • 中国先进反隐身雷达公开亮相 一系统首次曝光 2019-07-17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2019-06-28
  • 解今日太湖字谜汇总天中图库好运:正文 第八十章 赐婚

        虎牌?

        没想到还是为了那个玩意儿而来的,不过这玩意她掉在平江郡王府被年彻捡去后,她也没有再直接要回来。

        那时候防的是冷夜这个藏在暗里的人,后来又出了薄姨娘的事情,她就更是不肯戴在身上了,直接就交给年彻保管,这样反而不会出什么岔子。

        乔蓁的身体一顿,全身的念力开始回防,这道声音很是令人毛骨悚然,哪怕这人的声音听来已是上了年纪,念力这东西越是年纪大的人就越是要提防。

        这是第一次有人直接在脑海里与她对话,全身念力守住精神识海那颗发光的金豆子,这是她的精神识海,稍凝聚念力即可传声,“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玩意儿?虎牌,可以吃的吗?”

        “你这个小丫头别给我装傻,这个东西你会不知道?把它交出来,兴许老身一时开心可以饶你一命,不然别怪老身对你不客气?!蓖驳幕坝锎磐?,直接压迫她的精神识海。

        现实中的她感觉到头疼,小脸微皱了皱。

        年彻与冷夜见状,都沉下脸来,这时他们都抽不出手来帮助乔蓁。

        尤其是年彻,他离皇帝很近,不得不做出一副护主的样子来,两眼在场中一瞍巡,直接看到除了南融的皇子韩逸之外,其余三国的人都已经出手,以东陵与西凉两国最为厉害。

        那个老太婆很快就进入他的眼里,看得出来她正全神贯注地对付乔蓁,本以为算无遗策,连她的安危都考虑进去,却惟独漏了这个东陵老婆子,离得那么远,也能感觉到她深厚的念力。

        那老婆子朝年彻看了一眼,警告的意味很浓,这个年轻人潜力很深,与现在她对付的小丫头一样都让她刮目相看,只是要打赢她这个老婆子,他们还没有这这实力。

        她的表情颇为傲慢,在此道潜修了这么多年,她已经难遇对手,除了东陵神秘一族灵族除外。

        西凉的太子阮星宇看到场上的情景,嘴角微微一勾,圣琴今天能否现身还是未知之数,但此刻寻个端坐在龙椅内的老皇帝却是备受压力,那张老脸早已皱成一团,这可是天载难逢的好机会。

        朝己方的念力高手看去,示意他全力以赴,这时候他冷喝一声:“拿阮咸来!”

        能顶受住场上各种念力斗法的人本身都不是弱者,阮星宇的一声重喝,手下立即有人呈上一款类似琵琶的乐器,这种乐器在西凉颇为流行。阮氏皇族有一名御用制阮咸的大师,虽然制造出来的阮咸能增幅些许念力,但限于念力高级者,这是阮氏皇族颇为遗憾的。

        可惜能制出这样器材的人才太少,整个西凉仅有一人。

        西凉太子阮星宇将此物抱在怀中,性感的小胡子微微一撇,“如此盛事怎能没有琴音助兴?今本太子为陛下弹奏一曲,沾沾盛事荣光?!?br/>
        老皇帝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这个西凉国太子比起东陵人并没有好多少,现在他身边有高手围绕才能压力顿减,他全身微薄的念力并没有攻击性,只能守住自己的精神识海不让人侵入。

        一旁坐着的老胖太子早已是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嫡皇孙与泯江王十五皇子勉力支持,挺直腰背坐着,不肯屈服从而堕了皇家的威名。

        场中阮咸的奏出的声音在天坛周围回响,一股股的念力倾泄而出,西凉太子一副享受的样子。只是在他的琴音当中,有不少宫娥太监都抵受不住,口鼻流血晕倒过去。

        只怕严重者从此都要变成白痴。

        阮星宇两眼都不看那些个弱小者,在强者的眼里,弱者本来就有生存权,他贵为西凉的太子从来都是至高无上的。

        场中的连永的表情并没有什么不妥,他只是做为天下名士列席的,所以对于各方斗法自然是作壁上观,他的眼睛只看向乔蓁一人,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所以对于她所承受的压力感受是最清楚的人。暗暗凝聚自己的念力,他打算在最危急的关头再出手,就是为了要搏得乔蓁的感激。

        北冥国宰相上官飞鸿自然是轻摇羽扇看得津津有味,他的羽扇也不是普通的玩意儿,一摇一摇之间增幅着他身后念力高级者施放念力。

        阮咸的声音充斥在耳,这声音传得越广,受害的人就越多,倒地的宫娥太监已经不计其数。

        就连后宫也渐有波及,不少美貌嫔妃也深受其害。

        乔芷这样身怀六甲的孕妇也似在耳里听到刺激大脑的声音,叹紧牙根护住肚中已经会动的胎儿,她怒喊,“传太医?!?br/>
        只是宫娥们无一人能动去传唤太医。

        支持不住的她只能倒在床上,使劲地拿棉被挡住那不知从哪儿飘进耳朵的琴音,这简直就是折磨,是酷刑。

        这些后宫诸人的反应不在老皇帝的意料当中,当然他也不是太在意,此时他的额头冒汗,明显自身的承受能力已到上限。

        东陵国的安郡王自然也是那不能闲的人之一,听到阮星宇的琴音,他也哈哈大笑,“如此有趣之事,本王怎么能不参一脚?”

        他从怀中掏出一根用翠玉所做的玉萧,横在嘴边吹奏起来,萧声与阮咸之声交错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竟是互补缺陷,双双向祈福神宫的大祭司冷夜攻去。

        此时前有虎后有狼,不少实力并不够的一级祭司都倒地不起,他们是最早被刷下来的一批,二级以上的祭司仍在苦苦支撑着,没有冷夜的支持,他们也要将圣琴弄到大典中来。

        这是一场四国混战,只有南融的皇子韩逸在高手护持下尚能保持潇洒看戏的状态,他可是哪一边也不会相帮,魏国靠圣琴制压各国,强调它的正统承至上天,他同样不爽久矣。只是南融对中原不太感兴趣,这儿没有海,他们的子民出海打渔已是常态,因而他是惟一能淡定喝茶的人。

        乔蓁的情况并不太好,面对那个霸道的念力,她一刻也不能放松。

        “我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千里迢迢到来向我讨要这个玩意儿,我与它有什么关系?”她顶住压力在暗暗地套话。

        那老婆子的声音顿时一冷,“你个小丫头片子别想套我的话,总之这物不是你能拥有的,它在哪?”

        似乎丧失了耐性,老婆子猛地发动攻击似要给她点颜色瞧瞧,一股强大的念力冲向她的金豆子,哪怕乔蓁已经将其拦下一部分,可还是不能与之匹敌。

        脑海瞬间万分疼起来,她咬紧牙根,鲜血从她的嘴角处流下,看起来颇有些触目惊心。

        年彻一直留意她的情况,看到她似乎受了伤,他的表情也跟着狂怒起来,这时候他顾不上那个老皇帝,暗中将大部分的念力使向乔蓁。

        抓住这时机,连永也没闲着,他同样驱使自己的念力去英雄救美,希冀能得到乔蓁的感激。

        惟有冷夜承受住最大的攻击,无暇顾及乔蓁,他要阻挡那两道乐声攻击更多的人,脸色不但凝重,还略有些苍白铁青,可见现在他承受的压力是乔蓁的数倍。

        乔蓁没能守住自己的魂灵金豆子,而是让那老太婆的念力绕着自己的魂灵金豆子,自己的短处被人所捏,她只能渐渐退开戒备着。

        “说,虎牌在哪?”老太婆的声音听来很是刺耳,“不说,我就捏碎它,到时候你身死魂消,到了地府也没处申冤?!?br/>
        “你别欺人太甚,这个虎牌是我之物,与卿何干?”乔蓁这回也没有再否认,而是声音颇为愤怒。

        “就算是你之物,你也没有资格拥有它,就凭你,不过是我手中一只小蚂蚁,你与你娘差之甚远,当年她都亦不是我对手,更何况是还没有成长的你?”老婆子的声音十分嚣张。

        乔蓁早就知道嚣张是要资本的,只是没想到自己这身体的生母与之真有瓜葛,该死的冷夜,如果提前告诉她,她也不会这么被动。

        “是吗?”她仍镇定回答,“你似乎将一切想得太美好,我是我,我娘是我娘,莫非我娘踩着你的尾巴,所以你恼羞成怒了?”声音略带调侃的味道,“还是抢了你的情郎?”

        “小娃娃不要信口开河?!崩掀抛拥纳粢步ゴ?,“我只是为我主子效忠罢了,老婆子的年龄足以当你奶奶,又怎会与你娘抢男人?”

        “哦哦哦?!鼻禽杷泼魑虻?,“在来我娘与你主子抢男人???这都过去了多少年,你怎么还如此冥顽不灵,还有你主子……”

        “我没心情与你废话,交出来饶你一命,不交我这就给你好看?!崩咸琶飨砸巡炀醯角禽璧奶谆?,不愿再多透露信息,当即收紧念力给乔蓁施压。

        再一次承受攻击的乔蓁感到头痛比上回更甚,全身每一个细胞也跟着在疼痛,这是她从来没有尝试过的,表情不禁痛苦起来。

        年彻与连永的念力赶到的时候,立即就与那老太婆浑厚的念力对抗起来,他们在乔蓁的精神识海里面打斗,痛苦的是乔蓁。

        此时盘腿坐着的乔蓁已是抱圆守一,神情带着痛苦,身后的秀发随风飘扬,阮咸与萧的声音因为冷夜在挡着,并没有冲向她,实际上她的情况是场中最为凶险的。

        当中念力最高的人只是围攻她一人。

        龙椅上的老皇帝已是坐不住,手在不停地打颤,他身边的念力高手已倒下三分之二,整个情况相当的危急,他的耳朵渐渐有血水流出,这对于一国之君来说是十分失礼与丢脸。

        场面渐渐失控,大魏一方的人明显落于下风,老皇帝的意识还清醒,他不禁暗暗着急,没想到凶险到这田地,除了他身边的年彻与冷夜之外,他找不到可以抵抗住这攻击的人,片刻之后,他的脸呈灰败之色。

        经此一事,大魏的颜面扫地,只怕国力也大减,更是难以震慑周边各国。

        握着龙椅的手不禁打起冷颤来,老皇帝一生当中最为危险就是此刻。

        嫡皇孙与十五皇子也一脸的难看,他们也处在即将要垮掉的边缘。

        阮咸与萧的声音越发猖狂。

        玉申公主初时也在观望,只是看了这么一会儿她也寻到最佳出手的时机,发动的念力自然是攻向乔蓁,这个她此行必要除去的人,没有之一。安排在这场合动手,谁也救不了她。

        她的唇角微微一笑,显示着她此刻的好心情。

        乔蓁不过喘息片刻,却在这时候迎接到玉申公主的攻击,沉着回防后,她渐感到己方落入下风,心中渐渐明了,这样下去必败无疑。

        躲过玉申公主的一次攻击,她睁开眼睛看向老皇帝,老皇帝的情况十分糟糕,心中开始计量。

        “圣琴?!蹦瓿苟运舻?,这声音十分的急促,可见他与连永一道合斗那老太婆已是极为艰难。

        乔蓁明白现在不是迟疑的时候,再不出手,小命就要交代在这儿,还谈什么以后?

        她收回自己的念力,传音让年彻再支持一会儿,有他守住自己的精神识海,她才敢暂时不去守住魂灵金豆。

        剩下那两人都不在她的计量范围里面,她要争取的只是一会儿的时间。

        圣琴已经由众祭司用念力拉到半途,只是受到阻扰,所以进展如老龟拉牛进展缓慢。

        当乔蓁的念力加入其中之后,圣琴不再是一件死物,而是当即挣脱掉一众祭司的念力,朝着乔蓁的方向急速飞去。

        一众祭司的念力失去了圣琴的踪迹,不禁面面相觑,圣琴在哪儿?莫不是让人抢了去吧?

        他们不敢看向冷夜,就怕他会责罚。

        就在他们不知做何反应的时候,圣琴飞速驶进场中的身影惊鸿了不少人的眼,是谁的念力如此之强?

        弹阮咸的阮星宇与吹萧的安郡王都微微一愣,两眼都有着不可思议,他们都知道己方的人并没有人出手去抢琴,那么是谁做的呢?

        乔蓁已是缓缓站起,风儿吹起她的长发,广袖飘荡在风中,神情冷峻的她在这一刻更见庄严与威仪。

        圣琴如温顺之物飞进她的怀中,而她张手接住,因为承受着些许冲力,所以她的身体微微旋转,白色长裙飞舞,更见仙气。

        老皇帝两眼圆睁,他欲寻不到的人原来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这事到底还有谁知道?他的眼里满是怀疑地看向冷夜,他身为大祭司知道这件事吗?

        尚清醒的众人亦是大吃一惊,那个传说中的圣琴之主居然是乔蓁,这个答案太让人惊悚了。

        乔蓁与琴合而为一,圣琴排他性的能力顿时彰显,她的素手轻拨,琴音流泄而出,如清泉滴石的琴音当即打破阮咸与萧声的合奏,让众人的耳根顿时清爽起来,压力顿时一减。

        老皇帝的感爱最为明显,这时候的他已经感觉到自己面对的压力不再那么强劲。

        在乔蓁精神识海里面缠斗的几人也因圣琴的介入而被迫退出,功力最浅的玉申公主在收回念力的时候,喷出一口血。

        老太婆的动作不慢,可也还是闷哼了一声,可见这冲击有多强。

        年彻与连永的情形好一点,毕竟他们是助乔蓁的一方,所以受到的冲击并不强劲,不过头有些许晕眩倒是真的。

        情形一面倒。

        再度盘坐于席上的乔蓁成为了众人的中心,冷夜与一众弟子都在她的身边护法,她的素手在琴弦上轻拨,与另两道声音缠斗起来。

        年彻背着双手似在?;だ匣实?,可他的全副注意力都是在乔蓁的身上,这个让他爱逾生命的女子。这个场面是他预算好的,最终还是到了这一刻,这时他的眼角瞄了瞄老皇帝抽搐的眼角,顿时再度警惕起来。

        最先退下阵来的是萧声,收起玉萧的安郡王两眼复杂地看向那个飘逸的女子,传遍各国高层的圣琴之主居然是她?这弹琴的姿势与样貌,他真的在哪儿见过,突然他的神情一顿,一幅少女踏春图出现在脑海。

        她是那画中的女郎,他曾在伯父的寝宫密室见过,这时候他的嘴角抿得更紧,这代表着什么?联想到宫廷密闻,这时候他也淡定不起来,瞟了玉申公主一眼,看到后者同样眼也不眨地看向乔蓁,他暗暗计量起来。

        乔蓁与阮星宇缠斗,阮咸的声音忽高忽低,圣琴的声音却是如终如一,两者只不过来回数次,阮咸就以一声脆响裂成两半。

        顿时手一落空的阮星宇两眼满是不可置信,知道圣琴的霸道,却不知道原来如此厉害,他手中的乐器不值一提,而就在他这一怔之下,圣琴的音波杀到,他顾不上去心疼自己的阮咸,而是凝聚念力抵抗。

        “护住太子——”

        声音一出,冲上前去的人中有三分之一死在圣琴的音波当中,而阮星宇本人也绝不好受,他吐出一口老血,明显受伤不轻。

        乔蓁冷然的面孔看到他苍白的神色,思及他是西凉来使,两国交战苦的是百姓,能有一刻的安宁就得一刻,对于天下苍生必有的悯情,她同样也具备。

        不过,有一人她必要杀!

        圣琴的音波放过了西凉太子阮星宇,却是绕过他攻向东陵国席后的老太婆。

        那个老太婆见到势不妙,正想要溜走避其锋芒,哪知乔蓁会这么快杀到?她面色一沉,不再试图丢脸地逃走,而是盛气凌人地看向乔蓁,这个小娃娃要杀她还嫩了点?

        凝聚念力与圣琴抵抗,她就不信她毕生的修炼会不敌一把死物。

        左右闪过一道道随琴音起伏而杀过来的音波,老太婆显得颇为慌乱。

        玉申公主的神色也是一凝,她站起身来朝老皇帝怒道:“魏国皇帝陛下,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老皇帝早就恨极了这些个前来搅事的人,“朕以诚相待,卿等却是来相逼的,这怪不得朕,卿也知这祈福神宫的地位超然,朕有时候的旨意也莫奈之何?”

        这分明是在推脱,玉申公主咬牙切齿地看着这老不死的皇帝,实在是欺人太甚,“皇帝陛下是想挑起两国的战事吗?”

        “如果贵国要打,我国也不怕?!崩匣实叟赜?。

        年彻与冷夜不去管他们之间的口水仗,而是倾力助乔蓁杀死东陵国那个老太婆,竟是半点也不含糊。

        老太婆毕竟之前已经损耗了不少,此刻再与之缠斗就显得力不从心。

        在乔蓁的琴弦拨动下,那老太婆一个不察,被琴弦发出的音波割破喉咙,睁大眼睛倒在地上,发出一声响声。

        “老嬷嬷?!庇裆旯骷泵Ρ脊?,一探,这老太婆已经死不瞑目了。

        “你们魏国欺人太甚?!彼匣实叟靠慈?。

        “难道你们扰我大魏祭琴大典就对了?这真是个笑话?!崩匣实矍坑驳?,这时候他看向安郡王:“安郡王莫非也要与你堂妹一般见识?”

        “皇帝陛下息怒,我这堂妹心疼她的乳娘罢了,不过是一贱婢,不足挂齿?!卑部ね醯?,很明显他是不打算为这老婆子讨公道。

        玉申公主顿时怒火腾腾地看着这堂兄,实在过份,这堂兄有没有身为东陵人的自觉?

        老皇帝这才收起怒气。这时候他的目光看向抱琴而坐的乔蓁,这圣琴之主居然是个女娃子,他的担忧似乎不用太过急迫。如果是私底下知道的,那他必杀她,只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就不好处理了。

        此事该如何处理?

        他的手轻敲在龙椅的椅把上,微沉的目光看向场中众人,同样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乔蓁的身上,这个圣琴之主不但年轻,还是个女人。

        西凉国太子在坐回原位的时候,阴沉的目光落在乔蓁的身上,胸口的疼痛提醒着自己刚刚受到的伤是来自于她。

        连永的表情也极微妙,原本以为只有自己知道,现在却是天下皆知,他要得到她以及圣琴就更不容易了,眼里闪过一抹阴鸷。

        年彻却是一声不吭,老皇帝的反应都在他的预料当中,乔蓁是圣琴之主这件中要瞒也瞒也不住,还不如直接就让天下人皆知,置之死地而后生。

        不出意外,老皇帝宣由祭琴大典到此为止,圣琴有主,这祭琴就变得不那么名正言顺。

        老皇帝的龙驾摆回寝宫,回到这熟悉的地方,唤来太医诊症,然后用过药,他方才缓过一口气。

        钟贵妃在一旁细心地吩咐宫娥煎药。

        看到老皇帝的神情萎靡,她上前安慰道:“皇上何必苦恼?既然天下人都知道她乔蓁是圣琴的主子,一个女娃娃罢了,真能让圣琴动天下乱的谒语变成现实?臣妾觉得万分可笑?!?br/>
        老皇帝掀起眼帘看向这个伴了她半辈子的女人,“你当如何?”

        钟贵妃在一旁给老皇帝捏捏肩骨,向他耳朵吹气道:“皇上,这事说好办也好办,说难办也难办,将她变成皇家儿媳妇不就行了?这不就相当于我们皇家拥有了圣琴,这比摆在祈福神宫更要安全许多?!?br/>
        老皇帝的眼一睁,顿时握住钟贵妃并不滑嫩的手,这倒是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和?!爸皇且涓??”

        太子是最理想的人物,只是当今太子实在年纪大,传出去也不好听。

        钟贵妃知道机会就在眼前,“臣妾以为嫡皇孙堪配,两人年纪是有些差距,但也不太离谱?!?br/>
        “不过他已有正妃,让圣琴之主当侧妃,说出去像话吗?”老皇帝皱眉道。

        “这有何难?”钟贵妃道:“给她一个圣妃的名头,两宫同为正妻,岂不是两全其美?”

        老皇帝一听,这样的做法史上也不是没有,一般在中宫的位置上两头大,两方都有势均力敌的实力才行。

        “爱妃所言甚是?!?br/>
        钟贵妃微微一笑,这样一来,她儿子的皇位是稳如磐石,虽然不喜乔蓁那张脸,但若有实际利益,她又何必太在意?

        “臣妾谢主隆恩?!?br/>
        本来想要献殷勤的雷淑妃听到里头的对话,脸色都气青了,钟贵妃这个臭老媪,将所有的好事都想揽在身上,真是做梦。

        她的儿子十五皇子也是可以娶乔蓁,并不比她的嫡皇孙差,思索了一会儿,她转身给皇帝身边的红人太监一张银票,然后带着人迅速离去。

        当乔蓁被唤进老皇帝寝宫正殿的时候,她刚刚屈膝行礼,钟贵妃就执情地扶她起来,“都快是一家人了,这礼行不行皇上也不会计较的?!?br/>
        乔蓁一听这话,顿时心里打鼓,这钟贵妃是什么意思?

        老皇帝也笑得比平日和缓,哪怕他心里并无半分笑意,至今仍觉得这事像做梦一般,这女娃娃居然能与太祖相提并论实在耸人听闻,“朕欲赐婚你与嫡皇孙?!?br/>
        这话音一落,在场的嫡皇孙眼里一阵喜意,连带太子妃罗氏也大感意外,不禁朝乔蓁看去,这女子要当她的儿媳妇?撇了撇嘴角,她有几分不相信,也不太情愿。

        老太子却是一脸失落,“父皇?”

        “你闭嘴?!敝庸箦滤峄凳?,抢在老皇帝前面朝儿子低斥了一句,与孙子抢媳妇,亏他做得出来?

        老皇帝也怒看了一眼这不争气的儿子。

        乔蓁却是睁大眼睛,让她与嫡皇孙成亲?她不禁打了个冷颤,正要出声反对,突然胸口一闷,她忍不住轻呕了一声,然后脸色渐渐变青,作呕的感觉却是不断。

        钟贵妃与太子妃顿时侧目,她们都是过来人,自然知道乔蓁这情形颇为不对以劲,这怎么像?

        嫡皇孙却是上前扮关心道:“可是身体不舒服?要不宣太医来看看?”

        乔蓁忙摆手,“不用,又不是什么大病,呕——”

        太子妃却是当即高声宣太医进来诊病,乔蓁这情形不对劲,她可不想儿子戴绿帽帮别人养儿子,什么圣琴之主,她才不希罕。

        钟贵妃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她暗恨地看着这坏事的儿媳妇,两眼看向老皇帝,乔蓁的面子也事关皇室,传出去不太好听,私下再诊也迟。

        老皇帝同样也狐疑着,看了看在场的人,他也想弄个清楚明白,遂举手示意钟贵妃稍安勿躁,皇嗣的血统不可乱,他也不能让孙子娶得糊涂,这乔蓁到底有没有守妇道?

        乔蓁感觉到那些人的目光不善,心底有几分怀疑也有几分暗恼,他们以为她很想嫁给嫡皇孙?她当即屈膝道:“皇上,臣女有心上人了,不能嫁给皇孙殿下?!?br/>
        她的拒绝也让老皇帝等高高在上的人大吃一惊,私定终身这样的事情,乔蓁却是面也不改地就说出口,真是始料未及。

        钟贵妃的脸色当即难看,看到太医进来,她朝太医道:“给她诊诊脉?”

        乔蓁面色严肃起来,“我没病?!?br/>
        她的抗拒让老皇帝以及钟贵妃相当的不悦,他们身居高位惯了,何尝让人拒绝过?

        乔蓁原本想要动用念力召唤圣琴的,哪知胸口一闷,她又忍不住作呕起来,就是这一迟顿,给了太医接近的机会。

        太医一把抓住她的手诊断起来,随后老眉一皱,抬头看向老皇帝:“皇上,乔祭司身怀有孕约莫两个月?!?br/>
        乔蓁原本想要甩开他的手,在听到怀孕这两个惊悚的字眼时,不禁瞠大眼睛,她什么时候怀有身孕了?她还是处子哪来的身孕?这太医的水平实在让人堪忧?只是刚想开口反驳,胸口一闷她又呕出来。

        嫡皇孙的表情阴睛不定,她美是美,可他不想要一个身怀他人孩子的妻子,更何况她已非完壁,想到她的身份,他一时间也左右为难。

        老皇帝的脸色铁青,乔蓁的不自爱那是在打他的脸,“那个与你通奸的人是谁?在朕的祈福神宫,你们好大的胆子?”

        乔蓁也是一怔,她很肯定自己绝对没有怀孕。

        在这时,宫殿外骚动起来,老皇帝正要怒喝让人安静。

        盛宁郡主已是率先进来,一进来即跪下,“伯祖父,请您千万不要杀了我的孙子,那可是我们永定侯府的长子嫡孙,不能死的……”

        老皇帝额露青筋,他什么时候要杀她的孙子?真是笑话,“盛宁,你这是怎么了?朕不知你什么时候添了孙子?还有彻之并未成亲……”

        盛宁郡主向乔蓁走去,一把拉住她的手,两眼无辜地看向老皇帝:“伯祖父,我的孙子不正在她肚子里吗?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盼来的孙子,您千万不能治她的罪……”

        在场的人都顿时哑口无言,包括乔蓁。

        看着这唱作俱佳的盛宁郡主,若不是对方朝她暗暗眨眼,她以为自己身处另一时空,现在只能怔怔地听着她哭诉兼求情的话,这未来婆母不拿奥斯卡小金人真的可惜了。

        那个与乔蓁有关系的男人是年彻,这让许多人都消化不良。

        老皇帝正皱眉的时候。

        殿外的永定侯府老侯爷与侄子顺王爷也带着年彻进来,永定侯府老侯爷一脸痛心地道:“皇上,老臣有罪,没想到自家孙子会与祈福神宫的祭司有染,只是现在大错已铸成,还请皇上开恩成全?!彼低?,就跪了下来。

        嫡皇孙的脸十分精彩,之前差一点要成为他的妻室,现在又与年彻纠缠不清,这算怎么回事?

        年彻沉下眼眉,当即也下跪,“皇上,臣与乔祭司早已情定终身,如今她身怀臣的孩子,臣不能弃之不顾,请皇上成全?!?br/>
        乔蓁早已是看呆了,年彻哪怕是这么说仍是气势逼人的很,那勇于承担的样子很是让人佩服,只是她此刻最想的是提起他的耳朵问问他,她什么时候与他上了床,并且有了孩子?

        顺王爷轻咳一声,最近他的身体更是不好,他看了眼外孙,顺带瞄了眼乔蓁,倒是挺相配,示意女儿盛宁郡主稍安勿躁,只听他道:“皇伯父,臣侄可以与你说几句私心话吗?”

        老皇帝看向这个一向身体不太好的侄子,想到自己身下坐的皇位也有其父的功劳,脸色不太好地点了点头。

        跟在老皇帝身后,顺王爷与他走近内室秘谈。

        而殿上诸人却是脸色各异。

        盛宁郡主斜睨一眼钟贵妃,“娘娘真是为我们家蓁姐儿操了不少心,只是这缘份啊是天注定,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也没用?!?br/>
        钟贵妃满脸怒色,只是这婚事圣旨还没下,她如何知晓的?还来得如此及时?

        此时正在喝着茶水着侍女捏肩捶腿的雷淑妃笑得万分开怀,她得不到的,她钟老婆子也别想,都一大把年纪了,也不让让年轻人。

        “母妃,那乔蓁可是圣琴之主,真的不想便宜了年彻?!笔寤首右涣巢宦?,如果他早知道,就会出马把乔蓁拿下,这样的肥水流到外人田里,他如何能甘心?

        雷淑妃轻敲儿子的头,“你以为你那皇帝爹会偏向你?他可是全偏向太子那一边,你的年纪也不比嫡皇孙大多少,他为何就没想到你?得了,你现在也不要在我这儿叫。现在我向盛宁郡主卖了个好,你趁机拉永定侯府进来才是正道?!?br/>
        十五皇子想想母亲说得也有道理,遂点了点头,只是可惜了乔蓁那张美艳的脸孔,那般的美人只能便宜了别家小子。

        大殿上的太子妃朝盛宁郡主冷冷一笑,“盛宁,这样的儿媳妇你可是巴不得要吧?换成我才不稀罕……”

        盛宁郡主顿时笑出声来,“蓁姐儿,我怎么闻到一股酸味?”

        “可能有人正在吃醋呢?!鼻禽枰怖漤谎厶渝?,立即配合这未来婆母的话。

        “吃醋也没用,你呀就是稀罕也稀罕不来,太子妃娘娘?!笔⒛ぶ餍ψ盘裘嫉?,看到太子妃罗氏的脸就要气歪,她顿时感觉颇爽,目光移向嫡皇孙,“皇孙莫不是也在遗憾?我家彻哥儿手脚快了点,真是对不住了?!?br/>
        她的道歉哪有半分诚意?嫡皇孙焉能不知?只是他的目光瞟向年彻,这是他的得力助将,乔蓁又是圣琴之主,衡量得失后,他笑得爽朗道:“这美人还是彻之抱回家去吧,到时候请我喝杯喜酒就行?!?br/>
        “皇孙果然明事理?!笔⒛ぶ餍ψ懦菩?,“不像某些人头发长见识短,以为说风就是雨?!?br/>
        钟贵妃与太子妃这对婆媳少有的同仇敌恺,这个盛宁郡主就是来拉仇恨值的。

        年彻与祖父对视一眼,不禁有几分失笑,这几乎是盛宁郡主最大的乐趣来源,将人说得哑口无言。

        乔蓁却是悄悄地拉了拉年彻的衣袖,努了一眼里面。

        年彻暗地里握紧她的手,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笑容,有他外祖父出马,这婚事十之**准成。

        内屋密室里的顺王爷道:“皇伯父,现在各国的人都在看,我们不能把圣琴之主往外推。彻之是臣侄的外孙,身上也有我们皇家的血液,将她许给彻之,顺理成章得很。再说现在她也怀了彻之的骨肉,再嫁给别人也不合适。这婚事早点下旨,外面觊觎的目光就会少很多,皇伯父三思啊?!?br/>
        老皇帝的神色和缓了不少,他已经从乔蓁有孕之事中回过神来,现在要杀乔蓁,有圣琴在,还有永定侯府在后,大魏的局面有动,外面那群人可不是吃素的,这祖宗江山社稷焉能不要?

        年彻到底不是姓刘的,这是他最为顾忌的一点。

        顺王爷一看他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皇伯父,这有何难?待他们将来的孩子落地,男则要娶刘姓皇女,女则要嫁进皇室,这样一来,他们岂不是被牵住了?臣侄也是姓刘的,焉能拿祖宗江山来开玩笑?”

        老皇帝一听,顿时柳暗花明起来,他倒是没有这侄子想得周道。

        “臣侄还有一提议,会让这婚事与大魏紧密相连?!彼惩跻秸饣什该佳垡凰?,即知有戏,赶紧又抛了一句话出来。

        就在殿上众人等得有几分心焦的时候,内室的门打开,老皇帝率先出来,顺王爷跟在后面。

        年彻看向他的外祖父,看到他微微点头,顿时心知事成了。

        建章六十一年五月初三,乔蓁这圣琴之主外姓女被封为圣公主,即日起迁出祈福神宫,赐封府邸。

        同日,第二道圣旨下,乔蓁被赐婚给永定侯府世子年彻,婚期定在五月二十一。

        -
  •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10-08
  • [网连中国]赛龙舟 包粽子 办诗会……全国各地品民俗迎端午 2019-10-06
  • 不可思议!日本八幡平现“龙眼”奇景 2019-10-03
  • 人民网评:如何熄灭长江的“生态红灯”? 2019-09-23
  • 21岁CEO为留学生做“安保” 2019-09-20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9-07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8-26
  • 《国家人文历史》官方微信 2019-08-26
  •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08-04
  • 风力发电机 藏身高楼中 2019-08-04
  • 抢不到门票和机票 如何假装在俄罗斯看世界杯? 2019-08-03
  • 基因检测能“解码生命”吗(关注) 2019-08-03
  • 健康-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7-26
  • 中国先进反隐身雷达公开亮相 一系统首次曝光 2019-07-17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2019-06-28
  • 捷悦彩票 湖南彩票投注站 手机急速赛车 2019海南环岛赛分组 阳光报连码专家99876 押大小规律 三星组选怎么算中奖 马会一肖一尾中特介绍官网 山东11选5任二计划 河北十一选五技巧 福彩20选5复式计算器 吉林快3预测图 彩票11选五开奖 pc蛋蛋平台下载 实况足球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