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10-08
  • [网连中国]赛龙舟 包粽子 办诗会……全国各地品民俗迎端午 2019-10-06
  • 不可思议!日本八幡平现“龙眼”奇景 2019-10-03
  • 人民网评:如何熄灭长江的“生态红灯”? 2019-09-23
  • 21岁CEO为留学生做“安保” 2019-09-20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9-07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8-26
  • 《国家人文历史》官方微信 2019-08-26
  •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08-04
  • 风力发电机 藏身高楼中 2019-08-04
  • 抢不到门票和机票 如何假装在俄罗斯看世界杯? 2019-08-03
  • 基因检测能“解码生命”吗(关注) 2019-08-03
  • 健康-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7-26
  • 中国先进反隐身雷达公开亮相 一系统首次曝光 2019-07-17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2019-06-28
  • 好运查理第一季字幕: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驱逐

        百里安看了一眼令牌与印章,这都是百里翼身份的象征,加上可公公是百里翼的心腹,传国玉玺自然也掌握在手中,这是勿庸置疑的。

        “你见到伯父了?”他仍难掩惊喜地看向乔蓁。

        乔蓁神色一黯,“嗯,见着了?!?br/>
        “发生了什么事?”百里安一看到她这表情就知道事情不简单,也立即朝年彻看去。

        年彻安抚地抱了抱乔蓁,把事情的经过与百里安细说。

        百里安难掩唏嘘与担忧,这真是让人始料未及,伯父难得与爱人及女儿重逢,就遇上这样的事情,如今生死下知,不管是亲侄还是臣民的身份,他都高兴不起来。

        “我爹与我娘必还会活着?!鼻禽枰涣车募岫?。

        “嗯,我也如此认为?!卑倮锇驳降资悄腥?,连乔蓁都能坚强,他更不可能沮丧。

        “依目前这情形来看,你还是先不要暴露你没死的消息出去,我们还是杀玉申公主一个措手不及?!蹦瓿沽⒓醋苹疤?。

        百里安对这提议没有半分异意,沉吟片刻,“我还可以私下去联络一下宗族内部的人,这些人中有不少还是伯父的心腹,现在伯父生死未明,他们也只是按捺住了而已,加上玉申身边的成将军,才会迷惑住他们的眼睛,只要有这令牌在,他们会听从号令的?!?br/>
        年彻与乔蓁对视一眼,百里安所言非虚,依百里翼的性子,又怎么会没有甘心誓死效忠的人呢?

        三人相商了好一会儿后,百里安看到乔蓁精神有所不济,遂道:“你们先在王府里面歇息一下吧,乔蓁怀的孩子也有我们百里安的血统,可不能有所闪失,不然伯父回来会狠揍我一顿也不解气?!?br/>
        这话颇有几分玩笑的兴致在,不过乔蓁与年彻都笑不出来。

        “轻松点,伯父一向命大?!卑倮锇舱饣坝邪参勘鹑擞胱约旱某煞菰?。

        此时的百里翼却不知道自己的安危有那么多人挂心,与燕飞忙活了不少日子,才把那条藤条绳索弄好,两人就算有心要谈情说爱,也不会选在这时候,毕竟要处理的事情极多,哪能在这崖底久呆?

        此时燕飞被最先托上去,一站到崖上,燕飞的视野开阔了许多,看到百里翼正要爬下来,她自然而然地伸手给他。

        百里翼一看那只白皙的手掌,颇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没想到她还会这样做?一脸欣喜地抓住她的手掌。

        燕飞没有多想,而是用力将他拉上来,这段时间她的念力恢复了不少,这崖底有不少好药材,她也就采下来熬成汤药服下,不然哪里这么快就能生龙活虎?

        百里翼上来后,看她要收回手掌,手上一用力将来不及推开他的她卷到怀里,低头就在她唇上重重一啄。

        “你!”燕飞睁大眼睛看他,这个流氓,在崖底的日子里,他一逮到机会就会对她动手动脚,警告也没有用,不然他又会理直气壮的说些让人脸红的话,一如现在——

        “燕儿,我好开心!”百里翼揽紧她的腰,低头又偷了一个吻?!澳闶俏业呐?,总要习惯才好?!?br/>
        习惯让他亲一亲,或者再动手动脚做点别的,当然他是不可能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就怕将她吓跑了,那就得不偿失。

        燕飞早就没力气与他计较,这人实在是死性不改,说再多也是没有用的。

        百里翼一把握紧她的手正要离开的时候,听到他的侍卫头领一脸惊喜地道:“陛下,臣终于等到您了——”

        说完当即下跪行礼。

        周围的一直在这附近巡找的护卫也急忙上前行礼。

        燕飞看到百里翼的手下,不知为何感觉有几分别扭,想要挣脱他的抓握。

        百里翼当即握得更紧,转头看她一眼,示意她不要在这时候与他闹别扭,当然想离开那就是痴心妄想,隔了十多年才能握紧她的手,他才没那么傻放她离开。

        “把这附近的人都集合起来,给我汇报一下都城的动向,还有公主呢?”百里翼立即想到女儿,这些人估计也是听她指示留在这儿接应自己,顿时心内一股暖流流过。

        “公主与可公公都先返回都城主持大局了,她让臣下一有消息就汇报给她,臣这就去发送信鸽?!被の劳吠犯咝斯?,才记起乔蓁当初的嘱咐。

        百里翼点点头,让他赶紧去,特别叮嘱一定要加一句父母均安,说这句时不忘看了眼燕飞。

        燕飞的脸色一红,对于他的细心,到底还是在心底留下了刻痕。

        对于当年发的誓让见过她面容的人都死掉,也被百里翼用三寸不烂不舌攻破,更是说她连名字都不记得,那时候发的誓全都不做数,并且郑重说她的名字叫燕飞,是他的燕儿。

        这个无赖,她每每想到他无赖的举动都会质疑当年自己的眼光,真有那么差吗?

        护卫很快就搭好一个帐蓬,百里翼先让燕飞进去换身新衣裳,在崖底没有条件那就算了,一上崖顶,自然不能委屈她……以及自己。

        当然这个不委屈,也就只有百里翼自己知晓。

        燕飞换好后,才唤百里翼进来,身为帝王的他早就在外面换好了衣裳,她看到精神奕奕的他,不禁暗叹一声,这男人哪怕人到中年也还是十分俊帅的。

        百里翼也不遑多让,总算见到穿着正常的燕飞,这身女装采用的是东陵传统的服饰,淡淡的紫色,头上的纱巾垂到小腿肚子,他情不自禁地走向她,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蛋,“我终于等到你回来了?!?br/>
        燕飞的心底莫名的心酸,没能回忆到当年相处的片断,但这些天的共患难让她的情感天秤早就倾斜了。

        回应般地伸手覆住他的手背,她有几分动情地在他的手掌内蹭了蹭。

        正当两人气氛尚好之际,外头的侍卫头头立即大声说有事要禀报。

        百里翼气息微喘地伏在燕飞的颈侧,回过神来的燕飞推开他做乱的手,背对着他立即整理微乱的衣裳,脸上早已红透。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都这把年纪了,还有什么可脸红的?

        “进来?!卑倮镆硪а狼谐莸氐?。

        那护卫头头一踏进这帐蓬,看到有着暧昧气息的两人,当即知道自己不通气打扰了什么,有些僵硬地站在原地手足无措,破坏皇帝的好事,几个头也不够砍啊。

        “你进来是发愣的吗?”百里翼再度发怒地道。

        护卫头头不敢怠慢,“这是可公公发过来的?!苯种械亩汲窍⑸铣矢实劭?。

        百里翼一直仔细地看着那份简报,待看到最新进展时,眉头皱得死紧,玉申的所作所为远超他能想的,知道她不安分,可没想到捏造他与贾后的死讯,然后整合都城的各方势力,出手颇为狠辣。

        燕飞瞄了一眼,冷笑道:“你真是‘养’了个好女儿?!?br/>
        百里翼看她似乎不太高兴,放下手中的纸张,伸手环抱她,“在说气话?当年我以为她是我们生的,才会刻意栽培她当继承人,我想把这江山给她当成是我们缘份的再续。燕儿,你不知道当年若没有她,我不知道能不能再坚持下去?没有你的世界,很孤独?!?br/>
        燕飞愣了愣神,这样剖白内心的百里翼让她想要不动容也难,讷讷道:“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当年的错应该不全是你的,我也有……”

        百里翼笑着道:“我们不再翻旧账了,可以吗?”

        “好?!毖喾珊芩斓氐?。

        不过等到他日她恢复了记忆时,想要翻旧账的时候,百里翼也有堵住她嘴的理由,她登时恨得牙痒痒的,直说是被拐的,不作数,当然这是后话了。

        那侍卫头头在看到情形不对劲的时候就自动消失了,他可不能再看下去,第一次可以说是自己无意的,第二次就没得推了。

        情意渐浓的两人却是没有去留意那根蜡烛的去处。

        半晌,燕飞才有几分气喘地推开他,“你再乱来,我可要生气了?!?br/>
        百里翼这才收敛些许。

        “你那位贾后呢?直觉告诉我,她不会这么轻易死去?!毖喾陕灾迕甲⒁獾秸獾?。

        “我也是这么想的?!卑倮镆碛爰质现苄饷淳?,焉能不知道这这家族的禀性,这样相当不对劲,一时半会儿他也想不出他们要干什么?如果要造反,不会现在连家族都被玉申掌控了,半点反应也没有?!跋饶芩?,我们要考虑的事情还有不少?!?br/>
        燕飞还是皱紧眉头,努力甩掉那不安的想法,贾后此人像条蛰伏的蛇,总在出奇不意处咬你一口。

        二人休息一宿补充体力后,翌日即起程日夜兼程赶回都城。

        东陵国都城,百里安秘密到来这间客栈,今天一早接到年彻与乔蓁的消息,表示有要事相商,自然急忙赶来,为了国祚,他现在是忙得恨不得一人掰成两半用。

        这间客栈看起来有点眼熟,据年彻说,他们已经将其包下,所以不会有外人出现,这倒也好,大隐隐于市,玉申要找他们凭添更多的难度。

        “喂,你给我站住,我唤的就是你?!币淮笤绾馨簿?,人影都没有几个,待看到那少女出现,他忙喊住她,可这人不知道怎么搞的,越唤走得越快。

        最后他不禁略为动怒,上前拦住她的前进的方向。

        秦青感觉到面前一片阴影,抬头一看是那张最近时常在梦中闪现的人影,只是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眼显示着他并不是傻子。从乔蓁那儿,她得知他清醒以及恢复了记忆,可这记忆只到他遇害之前的,而她,消失在他的记忆里面。

        心,很痛,待看到他用唤陌生人的语气那般唤她,那痛更深入骨髓。

        她以为自己没有那么爱他,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有那么深了。

        “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百里安皱眉看着她的面容。

        “我没见地你?!彼奔捶袢?,忘了就是忘了,再说他不再是那个傻子,那个说要与她到天涯海角的男人。

        “那抱歉?!卑倮锇财挠屑阜智敢?,不过仍是皱了皱眉头,“我说,我唤住你,你怎么越走越快???”

        “我刚睡醒,一时间没清醒?!彼伊烁鲺拷诺睦碛?。

        百里安居然也听信地点了点头,“那个年彻与乔蓁在哪家房?我有事要找他们夫妻二人?!?br/>
        “上面左转第三间即是?!彼噶烁龇较?。

        “谢了?!卑倮锇泊掖彝ド隙?。

        突然,心间一痛,他下意识地回头看向那站在原地的少女,只见到她一张颇小的脸蛋上居然是双泪直流,顿时他有点郁闷又慌张,“你怎么哭了?”

        “不关你的事,是沙子进眼晴了,我揉出来就好?!鼻厍嗑笄康氐?,为表示自己没有说谎,她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你这样会揉坏眼睛的,要我帮你吗?”他作势要返回。

        秦青摇了摇头,“不用,你上去吧?!?br/>
        “真的不用?”

        “嗯,不用?!?br/>
        百里安再度看了她半晌,这才转身离去。

        秦青泪流满面地看着他离开,或许成长就是这么痛。

        从转角处出现的秦鼎走近妹妹,一把将她抱在怀里,“青儿,这样就好,他不记得你了,往后你也忘了吧?!?br/>
        “嗯?!鼻厍啾且羯踔氐氐懔说阃?。

        秦鼎圈着妹妹返回楼上。

        在二楼正要敲门的百里安一低头就看到这兄妹俩,顿时脸色有几分难看,不过想着无非就是一陌生人,何必太计较呢?

        年彻拉开房门的时候,正好看到百里安在门口发愣,“你要么就进来,要么到别处发呆?”

        百里安这才闪身进去,“你们找我这么急有什么事?”

        “有我爹娘的消息了?!鼻禽枵此?,脸上的表情比起前段日子,要丰富生动得多。

        “伯父伯母都平安?”百里安顿时将秦青甩到脑后,立即欣喜地出声,还狗腿地称乔蓁的生母为伯母。

        乔蓁不禁失笑,失去记忆变成傻子的百里安颇为执着阴沉,或者说没有这么多的亲和力,可当正常的他,却是亲和力十足,不知道哪一个才是他的表相,哪一个是里子?

        屋里三人又开始相商眼下的大事。

        乔蓁到秦鼎妻子那儿时,已经是两个时辰后的事情,她不意外地看到秦青红肿的双眼,八成一大早就碰上了。

        她上前按住她的肩膀,“要不要我去给他提?其实他身上没有太多王爷味的,你不用有太多的思想包袱……”

        秦青摇摇头,“不用了?!被蛘呖梢运蛋倮锇灿肷底釉谒睦锞褪橇礁鋈?。

        “自古多情都是愁煞人的,你也别钻牛角尖?!鼻禽枞傲艘痪?。

        秦青勉强一笑,轻“嗯”了一声。

        看着这失去活力的少女,乔蓁到底还是叹息一声,不再提及她的伤心事,转头去看可爱的小婴儿,盘指算算,婆母盛宁郡主的孩子落地的时间就快到了,不知道会生个男孩还是女孩?

        金秋季节很快来临,乔茵彻底出了月子,这段时间都是亲娘乔朱氏在照顾她,所以身体很快就恢复过来,腰部还有些赘肉,想要身材恢复只怕仍需些许日子才行。

        将母亲送上返家的马车,她这才转身去找章氏母女,有些话现在倒是可以说了。

        一掀帘子,看到章氏母女正饭后品茶,章荣氏的脸色表情还可以,章瑜春却是憔悴了许多。

        “你来做甚?”章瑜春不客气地看向乔茵。

        章荣氏看了眼女儿,示意她收敛一点,乔茵今非昔比,有了孩子就有了底气,在儿子的心目中的地位更是拔高一筹。

        她把目光看向春柔抱着的大孙子,眉开眼笑地上前接过,抱在怀里,“祖母的大孙子哟,都想死祖母了?!绷⒓从胨镒忧捉鹄?。

        章瑜春看也没看那孩子,不知道她娘乐呵什么?

        乔茵也不去看章瑜春的晚娘面孔,径自由侍女扶着坐下,慢条斯理地道:“夫君有信回来,说生了儿子,他很高兴,取名一个况字,我这就来向婆母报备一声?!?br/>
        “章况、章况……很好,很好……”章荣氏念了念,立即同意。

        乔茵也不是来征求她意见的,从袖口里掏出丈夫的信,“对了,婆母,有些话我在月子里不好说,可现在是不得不提,夫君的信里已说,二姑子不能再待在章家里面,他没有这等意图谋害长嫂的妹妹?!?br/>
        她一双锐利的目光立即看向呆怔的章瑜春,暗中施压,容她住了这么些许日子已经足够了,冷冷一笑,“不过为了家族名声着想,二姑子还是去庵堂落发为尼吧,这也是夫君信中的意思?!?br/>
        “不可能——”章瑜春跳起来大力反对,她哥不会这么绝情,“你说谎,乔茵,我告诉你,你想踢我出门,你休想——”发疯的尖叫出声。

        当即就将孩子吓哭了,章荣氏原本也跟着呆怔,现在听到孙子哭,忙哄着,朝小女儿不满道:“别吓着你侄子……”

        “我管他去死,这样的孽子本来就不应生,谁知是不是哥的种?”章瑜春愤怒地攻击乔茵,说这句话时她有着一股子的快感。

        乔茵上前狠狠地甩她一巴掌,“闭上你的臭嘴,你敢咒我儿子,我跟你没完,章瑜春,我告诉你,这儿没你再呆的地方,你现在就给我滚出章家——”
  •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10-08
  • [网连中国]赛龙舟 包粽子 办诗会……全国各地品民俗迎端午 2019-10-06
  • 不可思议!日本八幡平现“龙眼”奇景 2019-10-03
  • 人民网评:如何熄灭长江的“生态红灯”? 2019-09-23
  • 21岁CEO为留学生做“安保” 2019-09-20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9-07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8-26
  • 《国家人文历史》官方微信 2019-08-26
  •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08-04
  • 风力发电机 藏身高楼中 2019-08-04
  • 抢不到门票和机票 如何假装在俄罗斯看世界杯? 2019-08-03
  • 基因检测能“解码生命”吗(关注) 2019-08-03
  • 健康-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7-26
  • 中国先进反隐身雷达公开亮相 一系统首次曝光 2019-07-17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2019-06-28
  • 时时彩是不是有人控制 一号站娱彩票平台 江苏7位数预测天降财神 北京pk拾技巧与规律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真人游戏有哪些 彩计划免费下载 助赢北京时时软件 期香港六合彩特码 江苏7位数开奖查询 六玄网规律一波公式 11选5开奖直播 体育彩票走势图大全 黑龙江省22选5基本走势 六开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