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10-08
  • [网连中国]赛龙舟 包粽子 办诗会……全国各地品民俗迎端午 2019-10-06
  • 不可思议!日本八幡平现“龙眼”奇景 2019-10-03
  • 人民网评:如何熄灭长江的“生态红灯”? 2019-09-23
  • 21岁CEO为留学生做“安保” 2019-09-20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9-07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8-26
  • 《国家人文历史》官方微信 2019-08-26
  •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08-04
  • 风力发电机 藏身高楼中 2019-08-04
  • 抢不到门票和机票 如何假装在俄罗斯看世界杯? 2019-08-03
  • 基因检测能“解码生命”吗(关注) 2019-08-03
  • 健康-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7-26
  • 中国先进反隐身雷达公开亮相 一系统首次曝光 2019-07-17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2019-06-28
  • 好运彩票是不是黑平台: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祸水东引

        燕飞神情一顿,“你别管了……”

        “你是我娘,他是我爹,怎能说不管就不管?”乔蓁感性地道,“我们一家子好不容易才能揭开误会团圆在一起,这么些年你与爹都过得苦,何必还在这时候再折磨彼此?”她伸手握住母亲的手,“娘,留不留灵族内还是有可商量的地方,别再错过彼此了,十八年已足够?!?br/>
        一提到十八年这个字眼,燕飞的眼眶突然一热,眼前的景物朦胧起来,她的神情凄苦,年少时以为可以追梦,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人到中年时,方知一切不过是场无法再挽回的遗憾,累了自己苦了他人……

        乔蓁看到这样的燕飞,同样也心疼着,抬头看到门口出现的百里翼,她收回手,悄然地走出这个房间,经过父亲身边的时候,父亲两眼只有屋里暗自抽泣的母亲,并没有分给她一个眼光。她也不在意,走到自己的男人身边,被他拥在怀里。

        “我们回去看大宝和小宝吧?!彼言谀瓿沟幕忱锴嵘?。

        两个小宝宝并没有起大名,这个还是等回到大魏再让年老候爷烦恼去,正式升格为曾祖父,年老候爷会高兴得手舞足蹈,这也是对他老人家的尊重,就连百里翼这个身为帝王的外祖父也不去抢这殊荣。至于小名,只因乔蓁总是宝宝地叫,燕飞随后为了区分,一口一个大宝和小宝,结果,这小名人人都跟着唤,也就成了孩子的乳名,由外祖母亲自起的,乔蓁觉得倒也有意义。

        年彻趁人不注意在她的红唇上一啄,“好?!备蒙砩系暮褚律?,不让冷风吹灌进来,初冬的天气还是颇冷的,护好她在怀里往隔壁的屋子而去。

        夫妻二人很快就闪身进了里屋,两个小娃娃正由灵族里其他的女性族人照看,一看到他们夫妻二人回来,几个妇人笑着起身,与乔蓁说了一下孩子换尿布的事情,然后各自香了一下熟睡的小宝宝,就识趣地离开。

        年彻扶着妻子坐在床沿,与她一道给两个孩子掖了掖被角,比起百里翼与燕飞,他们是一对很幸运的父母。

        隔壁里屋的燕飞感觉到手背一阵温暖,这温暖不同于女儿,更为灼热,微抬起头来,看到百里翼的俊脸,泪眼婆娑的她定定地看着他。

        百里翼心疼地给她拭去眼里的泪水,“燕儿,如果你还气不过,那就打我一顿泄气吧……”

        燕飞闻言,所有的委屈都涌上心头,她真上一拳打向百里翼的胸膛,力道并不小,明显不是在?;ㄇ?,百里翼甚至往后踉跄一下。

        她迅速起身扑向他,又一拳打下去,“你可知道当年我看着你与她时有多心痛?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一心只为了你的江山社稷,哪里还有我?当时我生蓁儿时的无助,你又在哪里?你在忙着当人家的丈夫,忙着争权夺利,哪里还能想到我与女儿?当时我被人追杀威胁时,你又在哪里?你正忙着带你的新妻去祭天,由得他们勾结一气布下那样的死局,百里翼,你说你该不该打?……”

        一声一声的控诉都是许多年前的遗憾,百里翼一声不吭,这些都是他亏欠她的,为了百里家的江山,东陵国的版域,他差点牺牲了他的家情与孩子,别说这点痛,再痛也是他应受的。

        燕飞的拳头,一拳比一拳重,最后,她却是双手环住他的颈项,痛哭出声。

        百里翼拥紧她的腰身,一遍遍地吻着她的秀发,“对不起,燕儿……”

        两人相拥地躺在地板上,共同为曾经失去的岁月弥补着……

        燕岫玉在暗处看了看,女儿女婿能解开这个心结,她还是感到无比欣慰的,抬头看了看天上,不知夫君他是否也感到欣慰呢?

        一旁站着的杨长老与纪长老却是一声不吭。

        “都看到了,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燕岫玉在离开那阴暗之处时朝两人问道。

        “岫玉……”杨长老还想再说些什么。

        “我为灵族奉献了我的一辈子,难道我晚年了,你们还忍心让我在遗憾中度过?”燕岫玉声音平淡地道。

        杨长老与纪长老不再就话,良久之后,两人朝燕岫玉这祭司行了一个庄重的礼,最后转身离去。

        燕岫玉看着晴朗的天空,似在怀念那曾经的人,“夫君,你看到了吗?我们也儿孙满堂了……”

        大魏卫京城,乔茵很快就丈夫写好了回信,并且亲自送到了永定侯府,她持着拜帖给盛宁郡主,对于乔蓁这个婆母,她只听乔蓁提及,见到的次数是很少的,也不知道自己的到来会不会给人家添了麻烦?

        正自胡思乱想内心忐忑之时,还是那时候在圣公主府的张嬷嬷亲自过来迎她进去,“章夫人,赶紧进来,郡主正在等您呢?”

        乔茵忙笑道:“劳烦嬷嬷了?!?br/>
        “章夫人客气了?!闭沛宙中Φ?,“你是公主的堂姐,老奴给你引引路,光荣着呢?!?br/>
        乔茵知道人家之所以如此客气,都是碍于乔蓁的颜面,遂也没有拿乔,反而更为客套,随着这嬷嬷掀帘子进去,屋里已经开始烧起了炭盆,比外面要暖和不少。

        她进去时看到那雍容华贵的妇人正在轻拨香鼎里面的香灰,这中年美妇正是乔蓁的婆母盛宁郡主,遂上前给盛宁郡主行礼问安。

        “起来吧,你是我儿媳妇的堂姐,无须那么多礼数?!币幌蛲獯虐响璧氖⒛ぶ鞔耸逼暮推匮锪搜锸?,看到乔茵起身,指了指她对面的位置,“坐下吧?!?br/>
        乔茵欠身坐下,与盛宁郡主客套地说起话来,两人都有一个才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最佳的开门话题无过于是孩子。

        盛宁郡主一提及这个小儿子,顿时眉开眼笑,加之乔茵的性子与她颇为相合,聊起来倒也越发亲切。

        乔茵最终还是迟疑地把来意说出来,从袖口里掏出两封信以及一条腰带摆在矮桌上,“本来我也不好来麻烦郡主的,不过这里面有我私下里给欧世子的信,如果直接交给别人,我不放心,毕竟女人家的闺誉重于一切,只能求郡主帮我个忙,把他们隐秘稳妥地交到我丈夫的手中?!?br/>
        盛宁郡主自然知道乔茵的夫婿是自家提拔的将领,“这个好办,你不用担心,我给他们下了封口令,不会有人乱传出去毁你闺誉的?!彼挥泻檬碌匚是且鹩攵úê钍雷邮窃趺匆换厥?,毕竟这是乔茵的私事。

        乔茵却是尴尬一笑,“我在未成亲的时候,与欧世子有过一段……我夫君也是知晓的……”隐去她**的情节,只是随口提了提两人曾经的纠缠。

        盛宁郡主一惊,没想到还有这等事,“当初若是知道,我定让我家侯爷不要将章京与欧博弄到一块儿去,原来里面还有这样的渊源,没想到欧博还会做出这种事来?”

        “他不甘心我瞒着他出嫁,”乔茵咬紧牙根道,“他当初要纳我为妾,我始终是好人家的女儿,哪可能不顾家族名声与他为妾?也会丢了七妹妹的脸?!?br/>
        “你不要怕,尽管去做,万大事还有我给你兜着,那小子若还执迷不悟寻你的麻烦,回头我收拾他?!笔⒛ぶ饕宸咛钼叩氐?,她的性子一向是爱乌及乌,只因乔蓁这儿媳,她就管定了乔茵这事。

        乔茵眼含感激地道:“多谢郡主?!?br/>
        “我都说不用这么客套,再过些日子,我那儿子儿媳回来了,大家再好好聚聚,我算算,你孩子比我的小儿子只大个把月,正好当玩伴……”

        两个女人一见如故,若不是乔茵记挂家中的儿子,当即就会留在永定侯府用晚膳,在出门前,正好看到年复这永定侯过来,隔着老远看到他与盛宁郡主亲密的画面,这世上恩爱夫妻还是不少的。

        乔茵上了马车,刚回到府里,就看到春柔抱着况哥儿等在廊下,忙走过去,孩子似乎看到她,小胖手摇啊摇的,似乎要她抱,伸手就抱过,才半天不见,就想象得要命,低头在孩子的脸蛋上一亲,“想死娘了?!?br/>
        “人来了没有?”

        春柔笑道:“早来了,三爷说这是熟人,定不会将此事泄露出去?!?br/>
        乔茵知道自家三哥肯定会帮她的,不过才刚往他任职的县里送了信去,他这么快就给她寻到了人,“将人带过来?!?br/>
        春柔点点头,秘密地引那人入府。

        乔茵看了眼面前的老学究,“这事要万分隐蔽,能做到吗?”

        那老学究点点头,“老朽知道,定不会坏事?!?br/>
        “那好?!鼻且鹣嘈判殖げ换岷λ?,遂将两封信拿出来,“我要你模念这两封信的字迹,伪造出三封信来?!?br/>
        她对于钱伟豪的保证还是不太放心,这祸水自然要东引。

        老学究仔细研究了一会儿,随后点点头,乔茵这才口述内容让他写,两个时辰过去后,她拿起几封信仔细对比,这字迹几乎一模一样,顿时满意地点点头,让春柔备下好酒好菜款待这老学究,拿着信的她笑得更为灿烂。

        翌日一大早,定波侯府里面就有人匆匆拿着信奔到欧徐氏的院子,“世子夫人,世子爷有信回来了——”

        欧徐氏正梳好妆,听到侍女的声音,脸上一喜,忙道:“把信拿来给我看?!?br/>
        丈夫出门这么久,这是头一回给她写信,她能不高兴吗?在他出发前两人有些小争执,现在隔了这么些日子,她也就放下了。

        打开信一看,她的火气蹭蹭地往上冒,“混账,欧博,你不是人?!?br/>
        “姑娘?”她陪嫁的侍女忙道。

        “世子夫人,这里还有一封信?!?br/>
        欧徐氏接过另一封信,迅速打开一看,这是一个叫钱黛晓的女人写给她的,信里细数她如何帮欧博破坏掉乔蓁与章京的婚姻,还说欧博答应过会让她进定波侯府当侧夫人,让她这正室夫人给她腾好院子,并且打扫干净,还说她现在侍候欧世子,很快就会怀上身孕,要她这只不会生蛋的母鸡赶紧给她让路,语气嚣张至极,哪有半点当妾室的样子?

        “岂有此理!”她的双眼都要喷火,想要将信撕碎,随后双转念自己太便宜了这对狗男女。

        “世子夫人,这是信物?!?br/>
        欧徐氏看到小厮手里的玉佩,这是欧博一直戴在身上的,她绝无认错,这个贱女人勾引了她男人,还要到她面前来耀舞扬威?一口气险些上不来,好在一旁的侍女急忙扶着她。

        欧徐氏在娘家时也是众星拱月,如今哪肯受这气?更何况她还没生嫡子,就让别人生怀庶子,这不是打她的脸是什么?抓着信,她怒气冲冲地往婆母的院子而去。

        定波侯夫人一大早也收到儿子的来信,信中表明他要纳那江南钱家的姑娘为妾,还是要正经到官府去办婚书,来信并不是让她成全,而是要她这当母亲的赶紧办妥。

        “这个孽障?!彼排拇蛟诎缸郎?,咬牙切齿地痛骂,他在前方不好好打仗,还要纳妾,是想让御史没东西可写吗?半晌后又拿起信准备烧掉,绝不能让丈夫知晓。

        “世子夫人,您不能闯进去,待老奴给侯夫人通传一声……”

        “滚开——”

        定波侯夫人正要呵斥这越来越不像话的儿媳妇,却见到她一脸怒气地瞪着她,像要吞噬她一样,顿时火冒三丈,“你又弄什么幺蛾子?”

        “看看你那好儿子与他身边的贱蹄子给我写的东西?!迸沸焓辖椒庑潘Φ阶约移拍干砩?,“你们家连纲常也不顾了吗?嫡子未生,就忙着生庶子,有这样的道理吗?你这不是欺人太甚——”

        定波侯夫人何时被人如此打过脸?更何况这人还是自己的儿媳妇,只是提到了信,她忍着气拿起来细瞧,这信里的内容只看几个字眼,她就一阵头晕。

        欧徐氏讽笑道:“看到了,这就是你那好儿子做出来的,当初把我骗到这个家来,你们定波侯府没一个好人,连带门外的石狮子也不干净,男盗女娼……”

        “住口——”老夫人欧温氏拄着拐仗由人扶着走进来,听闻大儿媳这边吵翻了天,她不得不前来过问一番。

        “这事摆明了就是你欧家不对在先,我为何要住口?”欧徐氏连这老不死的老太婆的面子也不给了,当即不管不顾地骂出口。

        欧温氏气得手直打颤,“真是家门不幸,娶进你这样一个泼妇……”

        “我才倒了八辈子的霉,嫁到你家来?!迸沸焓狭⒓捶创较嗉?。

        “把她抓起来,给我狠狠地掌嘴?!迸肺率狭⒓创蠛?。

        欧徐氏被拉了下去。

        欧温氏仍一脸的郁怒,看向一声不吭的儿媳妇,“混账东西,还不赶紧把事情说清楚?!?br/>
        定波侯夫人知道不能再给儿子遮羞了,遂将那三封信递过去,“都是这信惹的祸,博哥儿太不像样了,他媳妇这回是不对,可遇上这样的事,谁还能冷静得下来……”

        她只恨没能生个省心的儿子,找了小的就罢了,都不看看找了个什么货色?

        欧温氏看了看孙子的信,字迹她是认得出来的,语气也是孙子的,再想到孙子的风流成性,这信估计假不了,“真是孽障?!?br/>
        “儿媳妇这样,亲家那边知道了,指不定还要怎么闹?”定波侯夫人只觉得头更疼了,这大房的脸面是彻底丢尽了,“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让他娶了那个什么乔家的女孩?!?br/>
        儿子的心结,做母亲的多多少少都是知道的,那姑娘另嫁了,儿子也就更颓废了。

        “都过了这么久,你还拿出来说?”欧温氏不悦地道。

        “我听说人家前些时候生了个大胖小子,可我们博哥儿膝下犹空,我怎么能不着急?”定波侯夫人心里也自不平衡着,那个乔家的姑娘真好生养,如果当初嫁进来,家世低些只怕不会这样顶她的嘴,拿信甩她的脸。

        欧温氏一时无语,最后长长叹息一声,“罢了,这事别再说了?!毖锷?,“把世子夫人给我请过来?!?br/>
        脸上略有青肿的欧徐氏再度回到这暖阁,仍然用憎恨的眼神看着欧温氏与自家婆母,手指紧握成拳。

        “你放心,这女人进不了欧家的大门,这事我自会写信给博哥儿,不许他乱来……”欧温氏威严道。

        欧徐氏嗤笑一声,“等你的信送到,那个贱蹄子就应怀孕了,你以为我这么容易骗?”

        “放肆!”欧温氏怒喝。

        “你到底想怎的?”定波侯夫人咬牙问了一句,“莫非想要和离?那好,我成全你,明儿就唤亲家来商量这事?!?br/>
        一提到和离,欧徐氏有几分慌张,她不想离开欧家,再嫁也难嫁进这样的门庭,骂归骂,到底她不能回头了。

        半晌,见到这穷凶极恶的儿媳妇不言语,定波侯夫人的怒容也缓了缓,正要说几句缓和一下彼此的关系。

        欧徐氏却道:“我要到江南去?!?br/>
        她要亲自去将那贱蹄子赶走,万一她真怀上了,她也要她生不出,在她没生嫡子前,谁也不能生。

        欧温氏与定波侯夫人俱都吃了一惊,眉头更是深锁。

        第二日傍晚时分,乔茵正抱着儿子举着小手来玩,逗得小宝宝呵呵笑个不停,春柔风风火火地进来,“姑娘,那欧世子夫人真个出发到江南去了?!?br/>
        乔茵闻言,嘴角一扬,就让他们狗咬狗骨一嘴毛。
  • 【学习时刻学思践悟十九大①】人民大学马亮:在新时代增强党的改革创新本领 2019-10-08
  • [网连中国]赛龙舟 包粽子 办诗会……全国各地品民俗迎端午 2019-10-06
  • 不可思议!日本八幡平现“龙眼”奇景 2019-10-03
  • 人民网评:如何熄灭长江的“生态红灯”? 2019-09-23
  • 21岁CEO为留学生做“安保” 2019-09-20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9-07
  • 瑞典民众庆祝世界杯胜利时发生枪击 致4人受伤 2019-08-26
  • 《国家人文历史》官方微信 2019-08-26
  •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08-04
  • 风力发电机 藏身高楼中 2019-08-04
  • 抢不到门票和机票 如何假装在俄罗斯看世界杯? 2019-08-03
  • 基因检测能“解码生命”吗(关注) 2019-08-03
  • 健康-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7-26
  • 中国先进反隐身雷达公开亮相 一系统首次曝光 2019-07-17
  •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2019-06-28
  • 下载qq彩票 排球技术名词解释 苏格兰斯诺克公开赛 胜负彩模拟投注 香港六合彩网址 蓬莱宝龙娱乐广场 老11选5开奖信息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200 25选5开奖 极速赛车是全国统一开奖吗 31选7复式中奖公式 重庆快乐十分 斗牛牛扑克牌 2019老虎机注册送开户金 988棋牌游戏